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乾坤正道』见鬼

好爱这篇! 你别害怕😱

岩:

*乾坤正道


*丢脸的写哭了/希望喜欢


*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


*照例求一发点赞评论小蓝手QAQ



00.


蔡徐坤平凡又刺激的20年人生中有一个目前来讲最刺激的秘密:他的同居人是一个叫朱正廷的鬼。







01.


今天首都的天气很恶劣,狂风夹着暴雨,桥下的积水在长时间的强降水下已经能将人的小腿淹没。




蔡徐坤打开门时,就看见朱正廷盘腿飘在那台老爷机前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听见开门的声响一边拍着电视机一边头也不回的朝蔡徐坤抱怨:“这破电视机是不是快报废了啊,我不打它几下都不带动的。”


蔡徐坤一边脱鞋一边小心翼翼的防着门边那高高摞起的一堆破烂不要倒下来砸到他:“那电视机你不说是你在二手市场拎回来的吗,能坚持多久你心里没点数啊。我说你一天在家闲得要命能不能把房间收拾一下?”


朱正廷不乐意的飘起来,在空中耍了一套舞蹈基础热身,嘴里嘟嘟囔囔的:“那你就不能买个新的回来啊?我又没有实体你让我怎么收拾?”转过头看见蔡徐坤浑身湿得像是游了海底两万里的狼狈样子,惊得他掰起来的腿一个不小心脚尖穿过了自己的头,屋内但凡有第二个人类都得被他吓得当场晕厥。


“我的天,我昨天看完天气预报早跟你说不要出门了,我还活着那会首都有一回也是百年大暴雨,我学校有个不好运的刚好走了个井盖被偷了的地,掉进去都无声无息的。”





蔡徐坤无语的瞥了他一眼,穿过朱正廷的虚影径直朝厨房走去煮姜汤。


“大哥你能不能想着我点好?不出门我怎么红起来?不红我怎么挣钱?不挣钱我这租金都付不起了你还能跟我一起住?”


朱正廷闭嘴了,摇摇晃晃的飘到他身边,“别生气了嘛。”








02.


蔡徐坤胆子确实不小,但也没大到见鬼了还能平平淡淡的。


头一回见到朱正廷,是他刚搬进新租房不久。



他是个娱乐圈里不起眼的38000线小艺人,参加了个没什么水花的选秀节目,跟另外几个人组了个没什么水花的偶像组合,没过多久又没什么水花的跟公司解了约退了团。


哦,唯一有点水花的是他三亿之多的违约金金额。


但是蔡徐坤是个有野心也有自信的人。他迅速的在首都几个娱乐公司总部附近租了个破破烂烂的租房,给自己找了才艺培训的老师,非常乐观的期待自己的新未来。搬进新租房的第二天恰逢蔡徐坤的19岁生日,他看了看自己床头贴的“三亿违约金!你要使劲红!”的大字报,还是给自己买了个小蛋糕。


买归买,蔡徐坤非常具备一个艺人应该有的职业素养,虽然已经很久没有需要出现在人前的通告,但他还是只允许自己吃了两口,在稍微能活动开来的客厅练完舞回房倒头就睡。


一觉睡到十二点多,被渴醒的蔡徐坤昏昏沉沉走到客厅准备倒水,一开灯就看见桌上的蛋糕正飘在空中顽强的没有掉落下来。


空气都安静了。







蔡徐坤在心里低声的问自己:“这是梦吗?”


隔壁租房那对整天吵架的北漂小情侣深夜对骂的尖叫声告诉蔡徐坤他没有做梦。


蔡徐坤又在心里稍微提高了点音量的问自己:“那我现在应该有什么正常反应?”


多年阅览恐怖片的经验告诉蔡徐坤他现在应该尖叫。


于是蔡徐坤尖叫了。


他指着那个在他面前一点一点变小的蛋糕大喊出声:“你要不要脸啊我都站在这里了你还吃!!!你哪里出来的鬼!饿死鬼吗!”


一个人影出现在空中。


他没有实体的手虚虚的捧着小蛋糕,眉眼弯弯,明眸皓齿,笑得十分好看。


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商业,怎么看怎么心虚。


男孩对蔡徐坤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我就是好几个月没有吃过甜品了,看你不吃觉得有点浪费。”







03.


男孩不是饿死鬼。


那个叫朱正廷的鬼郑重声明了这一点,并且澄清道:“你看它好像没了,但是我其实根本就没吃下肚,我也碰不到它。我只是让它飘在我手上,然后把它一点一点的变没假装它被我吃了而已。”


蔡徐坤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睡意早就不翼而飞:“那你是什么鬼?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能离开吗我不想跟一个鬼同居。”


朱正廷不乐意的拍了拍桌子,手穿过桌面后又极其自然毫不尴尬的收回来:“你怎么说话呢!这里明明是我先在的,我还不想跟你同居呢!”


蔡徐坤把租房合同找出来:“你看明白了,白纸黑字写着这房我租的,现在居住权是我的。”


男生垂下眼,嘴巴有点难过的撅起,明明看起来是个大男生却连委屈都像在撒娇。


“两年前这里还是我住的呢。后来虽然这里有了鬼屋的传言,但是毕竟租金便宜,很多没钱的学生党和北漂都会来租这里。但是他们一看到我,就火急火燎的搬走了。所以两年来这里还是我住的啊……”






蔡徐坤莫名其妙心软了,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点哄人的意味,“好嘛,你住就是了。你是死在这里的吗?你生前是干嘛的?”


“我是艺校的学生啦,我的成绩说出来吓死你!”男生谈到这个又开心了,故意张牙舞爪的比划手势,“我可是舞蹈第一名!你是不是艺人啊,我也想当艺人来着,我可以教你舞蹈啊。”意识到自己跑题后男生又赶忙把话题拉回来,“我是死在这里啦,还挺痛苦的。死法就不讲了,反正脱离了肉体我的灵魂还是好看。”


他突然一脸神奇的看着蔡徐坤,飘到蔡徐坤面前好奇的盯着他,“你不怕我诶?你从第一眼见到我反应都不是怕我诶?你胆子好大哦,我胆子就很小,见到鬼会被吓死那种。”




蔡徐坤忍不住笑了。


“因为你好看。”








04.


蔡徐坤接了个通告,要去首都某个音乐节上表演。



他躺在床上听着楼上大妈打儿子的咒骂声,酝酿了好久睡意都没进入梦乡。翻了个身,蔡徐坤敲敲床板,“朱正廷你人呢?”


一股寒气从床底下冒出来,借着窗外投洒进来的月光蔡徐坤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一只白皙得仿佛透明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紧接着一个鬼影从地板飘到他身上,耳边传来一个幽幽的拉长了尾音的声音:


“我~来~了~喊~我~有~什~么~事~啊~”


……


蔡徐坤有时候真的跟不上这个思维跳跃的鬼的节奏。





他保持着这个被毫无重量的鬼压在背上的姿势,问跟自己脸贴脸的漂亮鬼魂:


“你怎么不用干部介绍了?其实那种一板一眼‘你 好 我 是 朱 正 廷’的介绍听久了也不是很尬。”


朱正廷在他耳边呵呵冷笑:“你当我没看过你的选秀黑历史?‘台下小美眉的手都给我举起来’我趁你不在家可是看了不下五十遍。”


蔡徐坤肃然起敬:“我一遍都没看完,真爱了,你真的是我的真爱粉吧。我微博100个活粉都不一定有你这么爱我。”


朱正廷被反将一军,恼羞成怒的飘起来对他狂踩:“说啊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我回去吸收日月精华了,好早日凝聚成人形把你打一顿。”




蔡徐坤咳了一声,前面聊天打屁侃大山侃到飞起,这会反倒有点扭扭捏捏,“我明天去参加音乐节,你去不去看我啊?虽然我没有门票但是我觉得你也不用票吧……而且是晚上你鬼魂出门也不会被太阳灼伤。”


房间里安静了一瞬。


朱正廷没回答。


蔡徐坤有点尴尬,心里更多的是难受,满心想着好歹都一起住几个月了春节都是一起过的居然连去看我表演都不愿意,真爱粉个屁。


他也不想回头看朱正廷是什么表情了,把被子拉起缩进被窝里,胡乱伸出手乱挥了一通,“晚安晚安,睡觉吧。”






房间里响起一个小小的声音。


那个声音还带着点哭腔。他说,“我出不去。”


蔡徐坤把被子掀开,抬眼看见坐在他床边的朱正廷。朱正廷俯身看着他,一滴眼泪轻轻的滴下来,把蔡徐坤心口砸得生疼。


那个人红了眼眶,手不知所措的拽着蔡徐坤的被子,眼神慌乱又委屈。


他说,“我出不去这个房子。不是我不想去看你。”







05.


蔡徐坤渐渐接到一些通告了,虽然总是一些音乐节的垃圾时间段或者地下的表演,但总比他最艰难的时候好很多。


他扛回租房一个32寸的电视机,把朱正廷气得追着他满房间跑,指着他后脑勺喊败家:“你疯了!买什么电视机!你钱多是吧!你忘了你欠着多少钱呢!”


蔡徐坤被他逼到墙角反倒不怕了,仗着他打不到自己对他做鬼脸:“我这不是准备在家放我的表演嘛!就你那个三年前二手市场扛回来的时不时飘雪花黑屏的老古董,能体现出我百分之一的帅吗?能体现出我千分之一的台风吗?能体现出我万分之一的气场吗?”


朱正廷看着他臭屁的样子,突然叫他:“蔡徐坤,把手抬起来。”


蔡徐坤莫名其妙的举起手,下一秒就看见那只鬼扑进自己怀里。





朱正廷的脸埋在他怀里看不清表情,声音闷闷的,“放下来假装抱抱我啊笨蛋。”


愣了一会,蔡徐坤缓缓的摆出一个环抱住怀中人的姿势。


朱正廷还在唠叨,“我一个人在家真的不孤单啊,我可以听周围人家的八卦的,可好玩了,无聊就练练基本功,然后你就回来了啊。你能不能给你自己考虑一点啊?我这个鬼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还要生活,现在也没什么出路,首都消费又那么高,你能不能考虑一下你自己啊?”


蔡徐坤安静的听他说话。





朱正廷最后抬起头看他,眼神第一次展现出毫不掩饰的爱恋。


“我好想亲亲你啊蔡徐坤。”


“我怎么就抱不到你亲不到你呢蔡徐坤。”








06.


蔡徐坤收到邮件的时候正在客厅跟朱正廷battle舞蹈。


battle到一半两人都默契的认输,朱正廷星星眼夸蔡徐坤真是铿锵玫瑰剑如虹,不爆红天理难容。


蔡徐坤笑眯了眼睛,故意调笑他:“你这腰,要有实体我现在就把你拖上床。”


被飞来的拖鞋砸了一脸后蔡徐坤深刻的反省自己为什么忘记虽然朱正廷没有实体但是他可以让东西飘起来的事实。





笑闹了一会,蔡徐坤漫不经心的摸出手机查看了一下邮件,下一秒从地上一蹦而起:“正廷!我节目的面试过了!节目组让我去集训了!”


朱正廷躺地上看着他哼哼笑,眼睛亮晶晶的,“去吧,以你的实力肯定一骑绝尘,给我c位出道啊臭家伙。”


蔡徐坤盯着手机笑了一会,突然低头看他,一脸遗憾。


“那我就没办法陪你过你今年的生日了。那会我封闭集训着呢。”


朱正廷无所谓的摆摆手,“以后一起过生日也是一样的啦。”





节目播出的时候,朱正廷没有了蔡徐坤每天出门前给他按开电视,只能贴着墙角听附近租房的人看这个节目的声音。


蔡徐坤这个名字在朱正廷耳朵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蔡徐坤真的实现了他说的。


4月6号那天,朱正廷听着隔壁小情侣里面那个女孩子尖叫出声的蔡徐坤,突然想起学校上课时学过的马克吐温的一句话。




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


那悲剧是不是喜剧加上时间呢?







07.


那天首都的天气很好,风把地上的落叶吹得呼呼打转,雾霾消失匿迹,天空是夹杂着些微淡紫色的碧蓝。


朱正廷站在门内,看着蔡徐坤提着一个包站在门外。跟着他来的工作人员帮他把东西都搬到楼下的搬家卡车,来来回回的穿过朱正廷的身体。


蔡徐坤忍不住喊了一句:“你们进出门的时候给我侧身走。”说完又突然改口,“不了,你们先去楼下等我,我有些东西自己整理就好。”




工作日白天,楼里的人少了很多,可朱正廷分明已经瞄到被工作人员拦着带下楼的几个私生。


这里已经不适合蔡徐坤再待下去,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蔡徐坤勉强找到消失不见的声音,说话时才惊觉自己的声线干涩沙哑到像沙砾碾过。


“公司让我们去美国集训,回来后我们队员要合宿。我们组合只有一年半,我会回来的,你——”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朱正廷退后一步打量着蔡徐坤,笑得很开心,“你今天穿得太帅了,我希望你以后每一天都这么帅。”


“大明星回来干嘛啊笨蛋,你要住得越来越好,你要从市郊搬到市中心,给我住进三环内知道吗!我还没住过,你就当帮我体验体验。”


他张开双臂朝蔡徐坤走过去:“快,离别拥抱。”走到门边发现自己跨不出去,只能尴尬的挠挠头,“啧,那得你进来抱我了。”




蔡徐坤不敢把墨镜摘下来,他抿直了嘴角走进门内,熟门熟路的虚虚抱住朱正廷。


男生靠在他耳边轻声恳求:“能不能假装亲亲我?”


他摘下墨镜露出通红的眼眶,忍住眼泪贴近朱正廷依然翘起弧度的嘴唇。





靠得最近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发现,朱正廷的瞳孔里从来就倒映不出他的身影,在他的眼里也从来不可能找到朱正廷。


从一开始,蔡徐坤跟朱正廷就不曾互相拥有过。







08.


后来很多年后,又有一个不怕鬼的男生搬进了这间租房,发现了屋内的鬼。


他好奇的问着这个拥有着二十岁少年青春靓丽的外貌,却像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一般毫无气力的缩在墙角的鬼魂:“你为什么会死啊?你要永远都这样吗?”


鬼魂虚弱的笑了笑,“我悄悄告诉你,我以前是被鬼吓死的。后来我变成了地缚灵,那个鬼告诉我,要害死下一个人,我才能去投胎哦。”


看到男生明显瑟缩了的样子,鬼魂摆摆手,“吓唬你的啦。别怕,我不会害人的。”






fin.

评论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