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乾坤正道』真是孽缘

岩:

*乾坤正道+一句话丞昊
*帅哥储蓄卡x颜控吱吱兔
*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
*没有热度没有评论没有小蓝手我想流泪QAQ







00.



凌晨两点半的首都机场。




朱正廷拖着行李箱游魂似的飘出机场,跟好几个出租车司机砍价无果后,看脸选了个长得还行的司机上了车。还没吐两口气,兜里的手机就疯魔一般的疯狂震动起来。


朱正廷闭着眼摸索着掏出手机按到耳边,面无表情的脸和欢快甜腻的语气反差得让驾驶位上那个小帅哥都忍不住不停的瞄着后视镜。



“喂,这里朱正廷~”








“哥!别骚了救救我啊!救救孩子吧!”


电话那头传来黄明昊的哀嚎,朱正廷一听到这小兔崽子的声音就默了,强撑着商业甜腻的声音顿时有气无力的:“大半夜的我刚下飞机累到头都快掉了,有事三句话说完不然等见面我一拳先把你砸进地壳。”



“哥我跟我家里人出柜了,结果他们居然让我去跟一男的相亲!那个叫蔡徐坤的好多年不回我们大院了而且听说他人品有问题是个用脸泡妞的渣男啊!我回国那天刚好撞上有个女的在他家门口哭说被他甩了!”



黄明昊商人家庭出身,住的大院也是首都比较老牌的富豪小区。朱正廷先是惊了一下他出国一年到底错过了多少他弟的成长历程,黄明昊居然已经成长到敢出柜的年纪了,听他说完后又下意识把蔡徐坤代入到乱玩的富二代角色里,问:“那你想让我干嘛?”




电流振动着把黄明昊的声音传进朱正廷的耳朵里,他虚弱又尴尬的笑了一下,“哥,我是说,后天我们俩要见面,我妈还叫了个介绍人坐在我们附近监督我不准我跑路,你能不能假扮一下被蔡徐坤甩了的前男友过来闹一下就跑啊,然后我就有理由先跑路回去拒绝了……啊啊啊对不起我知道这是个馊主意但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01.



黄明昊会想出这个馊主意是有灵感来源的。






一年前朱正廷申请到了舞蹈进修的名额,出国前一晚宿舍七个人一起去了酒吧狂欢通宵。朱正廷酒量不太好,喝了几杯后就坐在卡座里发呆。黄明昊起先不放心守了他一会儿,结果看他只是发呆没发疯,内心的躁动和亢奋也压不住了,撒欢儿的跑到舞池找范丞丞他们尬舞battle。



结果等他们六个人心满意足的从舞池回来,就看见朱正廷抱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看不清脸的男生流泪:


“你为什么要甩了我!我不够好吗!渣男!”


哭完还委屈的上手锤男生的胸口,表情是挺楚楚可怜,下手的那一瞬间黄明昊用他5.0的视力发誓他看见那男生忍不住踉跄了半步,看得他都感同身受的疼。



六个人当时脚步都迟疑了,范丞丞呆滞的看着那男生被朱正廷纠缠着抱住的样子,半晌后犹犹豫豫的问黄明昊:“正廷哥是gay?”


真gay黄明昊脸都绿了:“屁啊我跟他认识十几年从他还没长青春痘就认识他了他就没谈过恋爱好吗,这一看就是发酒疯了啊!”说完冲上前拖着朱正廷让他放手,一边对着无辜路人男生不停道歉。






男生长得高高瘦瘦的,穿着简单的休闲服牛仔裤都能看出气质挺好,鸭舌帽沿压得很低,阴影罩住了眼鼻只露出笑意浅浅微翘的嘴唇:“没事,美人发酒疯也可以原谅。”


黄明昊看他手虚扶在朱正廷肩上怕他摔倒的温柔样子越发觉得自家哥丢人,招呼宿舍其他人把朱正廷攀着男生脖颈的手掰开就想溜。走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已经安静下来的朱正廷顽强的发最后一波酒疯,抬头咬了一口男生的嘴唇又软软的往后倒瘫在黄明昊和范丞丞身上。


他是安静不动了,其他人也彻底安静了。





相对无言,一旁沉默的毕雯珺默默的掏出钱包:“兄弟对不起,别告他性骚扰了,我民事赔偿吧。”










02.


朱正廷一听黄明昊的话就想起来那次第二天早上起来被整个宿舍控诉加嘲笑的黑暗经历,忍不住又一次不敢置信的问:“我真的不相信我做过这种事啊,我那天又没受什么刺激,你们搞得我出国一年同学约我出去酒吧我都不敢去就怕自己异国他乡发酒疯上新闻,你还敢叫我再来一次???”




黄明昊也萎了,“我们骗你干嘛……你说干不干吧你要是愿意救救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朱正廷疑惑的问他:“你为什么不去跟他见面了解一下试试看呢?他的印象都是你道听途说的啊。”


“哥……我在追范丞丞啊蔡徐坤再好我都不可能跟他在一起更别说他不一定那么好了!我要是真跟他相亲了丞丞我就真追不到了。”


朱正廷再次怀疑自己不是出国而是出了一趟宇宙,“你什么时候喜欢范丞丞了???你们之前宿舍互怼的时候不是嫌弃对方嫌弃得要命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



“好吧,我帮。”










03.


站在咖啡厅前,朱正廷盯着玻璃门把手上悬挂着的那两只海鸥,半晌没敢推门进去。


虽然他为了今天的戏,穿上了清纯白色衬衣,找舞蹈系的师姐给化了憔悴的病美人妆容还贴了像流泪效果的眼妆,但是事到临头他还是怂了。


兜里的手机又开始响,不用想都知道是黄明昊的夺命连call。朱正廷咬咬牙进了咖啡厅,往里面的卡座走去。虽然被观赏植物遮着,他还是一眼看见了黄明昊那金灿灿乱翘的卷发。








狠狠捏了一下大腿,朱正廷眼眶红红的冲过去,先是按照计划指着黄明昊:“你跟我男朋友在干嘛!滚!”得到黄明昊一个感激涕零的眼神后又转身指着坐在黄明昊对面的男生,刚升上来的气势在看见脸的瞬间就被美颜狠狠的打入了马里亚纳海沟。



“你这个渣男——”



朱正廷勉强把“我操好帅”四个字吞下去,继续昧着良心哭:“你为什么背着我在外面跟其他男人相亲,他长得有我好看吗?你是不是瞎了?这男的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还不滚?”


没脸坐在这里的黄明昊僵着脸说了一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蔡徐坤,我会跟我爸妈说我们的相亲就此停止的”,起身经过朱正廷身后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肉,麻利的溜了。







朱正廷看他走了,捂着脸呜呜了两句,说完“我们分手吧蔡徐坤”就准备在黄明昊说的介绍人震惊八卦的眼神里完美退场。结果刚转身就发现自己走不动了。


他的手腕被另一只温热的手紧紧的扣住,不痛,但却是不容挣脱的力度。



朱正廷连假哭都忘了,惊愕的看着那只骨节分明搭在他手腕上的大手,抬头就看见蔡徐坤好整以暇微笑的脸,眼神深邃意味不明的看着他:



“他走了,那我们就不要分手了吧。”


“那先让我了解一下,我的恋人,你叫什么?”











04.



朱正廷悔啊。


人真的不能昧着良心做事,他痛心疾首的想。




蔡徐坤牢牢的牵着他的手,语气轻快的问他:“正廷为什么皱着脸呢?为了表示我不是渣男,我们今天就在游乐场好好玩一天吧,以后每天我都会去找你培养感情的,开心吗?”




开心什么。


虽然你是帅哥我喜欢帅哥但是这二者之间是没有等式的我们满打满算认识不到半小时!!!






朱正廷决定待会找个机会就溜,反正刚刚被逼无奈说的只有名字,他不觉得蔡徐坤能靠一个名字找到他在哪。



蔡徐坤还在说话,笑意从眼里流淌出来几乎快具象化:“正廷吃棉花糖吗?要玩哪个项目?不如我们去玩鬼屋吧?”



朱正廷被他牵着走到零食店,一边看着他买一边忍不住说:“你要玩就不要玩鬼屋了,玩其他吧。”他估计蔡徐坤是不肯放他走了,那也不能玩鬼屋。


“为什么?你怕鬼吗?”


朱正廷摸摸口袋里的佛珠,“不啊,我不怕。”刚说完就对上蔡徐坤的眼神,他把草莓棉花糖递给朱正廷,藏在粉红色云朵后的眼神笑得狡黠:“那我们就去玩鬼屋吧,我也不怕。这不是情侣培养感情必去之地吗?”


朱正廷百分百确定蔡徐坤是看出来他是黄明昊找来的托在报复他了。




他试着挣脱开蔡徐坤的手,可他力气太大了,扣得紧紧的就是不放开。


朱正廷被他揽在怀里进了鬼屋,心情已然变成视死如归的麻木。


蔡徐坤捂着他冰凉凉的手,在黑暗的鬼屋里抱住不停的往他怀里贴过来的朱正廷,无声的笑了笑。




这个小撒谎精。












05.


“哥,正廷哥,祝你幸福。”


朱正廷一觉睡醒就收到黄明昊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息,莫名其妙的打电话问他:“你发什么癫呢?短信什么意思?”



黄明昊语气十分诚挚:“哥,是我不对,我不该传谣。坤哥其实是个好人,特完美,长得又帅身材又好,成绩棒还精通多国语言,还多才多艺,性格温柔从一而终,恋爱经历屈指可数几近于无,可谓是当代洁身自好的好男人!”



“???你是不是被范丞丞拒绝了告白失败了?”


黄明昊急了:“你说啥,快给我呸掉别给我乌鸦嘴。那次是我误会了,来我们大院哭的那个女的是因为追坤哥而不得由爱生恨了,四处造谣污蔑呢。”


朱正廷更无语了:“所以跟我什么关系?你怎么连坤哥都叫上了?”


黄明昊叹了口气,“哥啊,都是孽缘,有些事早注定了你要负责的。我已经把你的电话和地址给坤哥了,到时候记得请我吃喜糖。”





黄明昊电话挂掉不久,朱正廷电话就响了,朱正廷下意识的换了个语气:“你好,这里朱正廷~”


“原来正廷打电话这么甜的吗?”


朱正廷吓得一个哆嗦把电话给挂了。


蔡徐坤电话打不通改发信息:“我在你楼下,下来吧。”







朱正廷看到信息跑到窗边往下看,就看见蔡徐坤抬头望着他的公寓窗口。


他背后的街景和楼栋都被笼罩在早晨的薄雾中隐隐绰绰,昏暗的构图里只有他独得日光的钟爱,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都能帅得出众,安静仰望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帅到失真的人形立牌被放置在了油画之中。



朱正廷一边痛恨自己颜控本性一边不受控制的刷牙洗脸完就下了楼。




蔡徐坤倚在路灯杆上看手机,听见大门开了的声音才抬眸,面无表情的脸下一秒笑开了:“兔子睡衣?还有睡帽的?”


朱正廷站在他面前得了这么一句话,尴尬的捏着帽带,帽子上那两只灰色的兔耳朵随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的:“你睡觉不穿睡衣的?一点都不好笑好吧,什么时候我看见你的睡衣肯定不会笑。”


蔡徐坤捏了捏他的脸:“我裸睡,你看吗?”






朱正廷game over。



朱正廷很容易脸红,一脸红连带着眼睛都是湿润的,就像是一颗还带着水珠的水蜜桃。蔡徐坤上次见面就发现这个特点了,这次特地逗他,满足完恶趣味后见好就收:



“走吧男朋友,今天是要去外面约会还是在你家约会?”


“什么?”


“培养感情啊,我可不想跟你分手。”











06.


朱正廷用黑色马克笔在日历上又画了一笔。


今天画掉后,他跟蔡徐坤就已经认识整整4个月了。他迷茫了整整4个月,他跟蔡徐坤明明就不是真的情侣关系,为什么蔡徐坤那么理所当然的跟他做那么多情侣做的事,而他也好像渐渐默认了?


黄明昊瘫在沙发上看他动作,“你干嘛呢?”


朱正廷踢踢他,跟着瘫在黄明昊让出来的位置:“你真害死我了。”


“我又干嘛了?”


“我可能要失去我的初恋了。”


“跟蔡徐坤啊?”





朱正廷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怎么知道?”


黄明昊不屑的哼了一声,深藏功与名:“从你语气含羞带臊笑得像思春期一样抱怨蔡徐坤力气太大你才勉为其难跟他玩了一天游乐场还去夜市吃了一晚上之后,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朱正廷,啧啧嘴:“你挣不开他的手我真要笑掉大牙了,不就是内心潜意识不想嘛,只不过最近发现了而已。”


朱正廷失意体前屈的把脸埋进抱枕里,被阻隔的声音闷闷的:“都怪他恃靓行凶!都怪他!”


黄明昊不理他了,“明明一切都是因为你才开始的。”听见朱正廷反驳是因为自己后也不在意,“你们俩就不是因为演戏那次才认识的,你们早就认识了好吗?只不过坤哥不让我说而已。”










07.


黄明昊不说,朱正廷决定自己去问。




蔡徐坤一边牵着他的手走路一边看天看地:“我只记得跟我爱人的初遇诶。”


朱正廷晃晃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我都被你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牵着了还不是你爱人?”


蔡徐坤倏地转头看他,咬着唇笑得眼睛眯起:“你什么意思?不一直说是我拽着你你就当跟小孩过家家的吗?”






朱正廷躲开他的眼神,一边脑内回放刚刚蔡徐坤甜得掉蜜的眼神一边嘴硬:“我什么时候说了?”



蔡徐坤单手掰着手指一板一眼的算,“我数数看啊,认识第几天来着,那天去网吧吃鸡,你落地成盒后说你要不是陪我过家家绝不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朱正廷没等他说完就捂住他的嘴,“够了!”蔡徐坤眼神示意自己不讲了,等朱正廷手离开后又委委屈屈看他:“你怎么不用嘴堵我啊,下次不要用手了。”


朱正廷甩开他的手径直往前走,一边放慢脚步一边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不讲算了,我走了。”




蔡徐坤快步跑上去重新握住他的手,表情无奈。




“我真不想在街上这么随意的告白啊……你一年前发酒疯那次,被你抱着骂渣男还被你亲的就是我。那次在咖啡厅听到那句熟悉的渣男我就认出你了。算起来,我已经单方面跟你恋爱两次,单方面渣了你两次,单方面被你骂了两次渣男了。所以这次,我们能不能真的成为爱人?不给你说第三次渣男机会的那种?”







朱正廷懵逼的停下脚步转头看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真是孽缘。”










fin.

评论

热度(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