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喜欢一个人就会想和他有身体接触吗?02

即使这就是结局 也很棒了

企鹅啾:

01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喔 嘴角狂乱他妈上扬


总决赛时间线 很速的短打


依旧是看不出来的双箭头(。)


BGM:我曾见过一个你








02


强扭的瓜不甜:


十八线暗恋者,为成为一线努力中。


9,401人赞同了该回答。


                                                              


暗恋这个事情真的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万事皆备,我是恨不得和他腻在一起的,可能暗恋都需要波折一点吧,是我不够幸运,除了对他的喜欢,什么好运在我身上都没有灵验。


 


刚刚意识到自己是开始暗恋的时候,我开始利用细碎的时间去看那些有关暗恋的故事和纪实录,感谢那些有勇气把故事发出来的姑娘,是她们的happy ending让我对这份喜欢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信任。


 


这份信任开始之前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动摇的,我有在想,我可不可以不喜欢一个人,爱与被爱都太辛苦了,我身上已经肩负了太多我不想辜负的,喜欢我的人和我所喜欢的人。我也就愿意稍微相信,有些喜欢是可以潜移默化去更改的,你只需要让别的一些事情占据自己,就会渐渐把一个人的喜欢消除,再不济也可以淡化。


 


这个时候老天爷倒是顺应了我的心愿,我和暗恋对象逐渐变成两条被刻意错开的线。我知道我和他呆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一簇不那么新鲜的空气,一块儿呆在一片不算大的地方,可是我就是无法找到他,无法完成我曾经做过了一万次的拙劣的偶遇。


 


我想这样也好,把一份喜欢淡化了也好,不用在人群中注意一个人,再找一大堆借口搪塞自己频频注视的目光。


 


可是我忽略了暗恋对象的魅力,也忽略了自己的长情。


 


就像我下意识哼唱他的表演曲目,或是在他回头带着笑意眼睛亮晶晶看着我的时候嘴角狂乱他妈上扬。我会意识到我这份暗恋已经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现在想想后期的日子美好地不可置信。


 


我们当时几乎是住在工作的地方的,每天早上把互相喊起来,看着对方噗呲笑出声,互相说几句打气的话,这就是我们当时能做的全部。


 


当时我们俩有一个很近的舞台动作,这本来没有什么的,我们同组几乎都有。


 


可是他是我暗恋的人,而我是暗恋他的人。


 


舞台上声音播放太大了,他唱着歌靠近的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瞬间一片模糊,只剩下一个词。


 


有始有终。


 


暗恋对象在最初的舞台掀了衣服,在最后一场舞台也是,这是有始有终。


 


我和他在第一场舞台合作,到最后一场也是,这是有始有终。


 


我对第一场的他陷入了空前的心动,而现在,这种心动只增不减,这仍是有始有终。


 


我和他参与同一场活动,几乎是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喜欢着他。


 


甚至比我最开始意识到我喜欢他,还要多那么一个拥抱的距离。


 


这是不是也算有始有终。




 


前面的舞台不算是重头戏,最后的最后,我在前面一笔带过的名次才是重中之重。


 


我听见了周围的心跳,我和暗恋对象相隔有点远,我拼命压抑自己满腔的喜欢,忍住不去看他。


 


这是个只取前九的节目,自后向前报名次,却把九这个名次坏心眼的空了下来。


 


在念到第六的时候,我听到了暗恋对象的名字。


 


他的名字向来是精致好听的,谁念好像都满齿芬芳,而暗恋对象自己念的时候又刻意在第二第三个字上加重声调,强调着什么。


 


又好像是无意识的,只是恰好对那两个字加重了一点读音而已。


 


无意识地拨动我的心弦。


 


怎么说,悲喜交加。


 


悲的是在我心里他值得最好的,值得我把我所能给予的,全部不落下双手奉上。我甚至怀疑他要是某天突发奇想,叫我给他摘个月亮,摸个星星,我都会因为沉沦在他眼睛里的星星毫不犹豫说好。


 


喜的是我知道我们会有很长的一段路去走,然后告诉很多曾经喜欢我们的人,告诉她们我们值得;再告诉那些不是那么喜欢我们的人,尝试着向他们证明,我们是值得被喜欢的。


 


我曾经提过,我第一次选择位置,选择了比较高的地方,现在我来揭秘,这是六。


 


我知道,我的暗恋对象会坐在我曾经做坐过的地方,这样过去很长一段时间。


 


暗恋对象人缘很好,一公布排名身旁几乎是水泄不通,侧面抱的,背后抱的,什么都有。我离他有点远,没有什么有利位置,只好挤在他一群弟弟的旁边,小心翼翼地捏了一下他的脸。


 


周围人鼓掌的声音很大,我有些自恋地把这份掌声的一半当做他们为我做出的勇敢举动鼓了掌。


 


暗恋对象有点喜欢捏别人的脸,甚至得到了一个“磁铁”的外号,意思是无论在那里,只要xx弟弟的脸在,他的手一定会黏上去。


 


现在我捏了一下你的脸,你要不要像隔壁的胡巴一样把捏他脸的小孩打击报复,捏捏我的脸,看看软不软、


 


如果喜欢的话,我就把我这一辈子作陪,这张脸就给你捏了,好不好。


 


我放开了他的脸,悄悄找到了他的手。


 


他的手大小和我相差无几,却好像带着一股魔力,怂恿我勇敢一点,勇敢去牵他的手。


 


我我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的不真实,我不肯放开,心是无数个小人喧嚣着喜欢,又喧嚣着害怕。


 


我的手捏得有点用力了,我在翻看图片的时候惊人地发现了我的手在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因为用力过度筋脉都有些凸起。


 


我害怕他现在手被我握住,就是我一个人的暗恋对象,而我把手放开,他就成了远处被簇拥着的,大家的哥哥。


 


我害怕我暗恋无果。


 


我心里尖叫了一万次,我摸到他的手了。又鼓起了千百次的勇气,在他要上台的时候,固执地拉住他。


 


我说恭喜。


 


我这句话说得真的很庸俗,就好像你期待了很久的种子终于开花了,结出来的却是稀疏平常,随处可见的东西,让人不免扫兴。


 


我是第一名。


 


我知道说这句话有些涩,无论是不讨人喜欢还是我的眼睛发涩。


 


我抽抽搭搭,像个哭包,一瞬间卸下了所有的表情管理。


 


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就是应该哭,为别人的努力也为我自己。


 


不算长的楼梯忽然就这么漫长,我一个个拥抱,第三个拥抱的正好是我的暗恋对象。


 


我看见他收敛了一些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就喷发出来了,离得很远就把手伸开,做出“要抱抱”的姿势,因为眼眶里含着的眼泪或多或少显得有些滑稽。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暗恋对象身上好像有那么一种光辉,他的弟弟无论是发挥失误,或者是没有得到结果,总是会在人前忍住眼泪,把笑容给全世界看,好像这样就显得刀枪不入。可到了他那里,一个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就会被他拍着肩膀,抽抽搭搭地求着安慰。


 


这个拥抱很深很深,深到可以填补我说过的“甚至比我最开始意识到我喜欢他,还要多那么一个拥抱的距离”。


 


他是我在这万里冰封的世界,拥抱的最后一个人。


 


就此我的世界只剩下春天,只剩下满心的欢喜。


 


他好像稍微减了一点点的发梢,理发师却没有精明到把我对他的喜欢减去,又染了头发,却弄巧成拙还是我所喜欢的那个颜色。


 


我是真的为他开心。


 


他也是真的为我开心。


 


和他拥抱完之后,我就知道我应该吸吸鼻子,大步向前。


 


从今后就大步向前,别转身留恋,就这样走在光辉的前路上。


 


也走在对他的喜欢上。








Free time:环球那个拥抱怎么写喔,希望你俩在抱抱的时候考虑一下原因吗。


老样子,有喜欢的糖就写(。)

评论

热度(195)

  1. 吴tina企鹅啾 转载了此文字
    即使这就是结局 也很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