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半糖主义(上)

暴力果酱:

【这个绝对只有上下,不会拖成一个长篇。】


朱正廷的人生,信奉半糖主义。


奶茶要半糖,三分不行,无糖不行,全糖更不行。


交友要半糖,太亲密不行,太疏远不行。


表情要半糖,太甜不行,太盐不行。


谈恋爱,对不起,跑题了。


 


黄明昊是这样评价朱正廷和他的半糖主义的,你朱正廷如果哪天孤独终老,都是自己害的,别人你谁也怪不上。


对此朱正廷的回答是,无所谓咯,我自己爽到就好。


朱正廷这样的人,性格可以说是非常不讨喜了,如果不是有一副好皮囊,他真的很可能一个朋友都没有。冷漠又无情,果断又决绝,心思重但又表情轻,拒人千里但又如沐春风,他心软是真的但是狠起来也是真的。黄明昊当他表弟这么多年,唯一一次看到他情绪脱离控制是高考放榜那天:


朱正廷说,我喝口水缓一下。


那天朱正廷拿了全校第一,虽然他的高中不是重点,但也足够把他送进重点大学。虽然在这之前他的成绩也只能算还好,对于高考的逆袭,朱正廷表示,还好吧我也没有很努力。


这种态度真的很讨人厌。


 


朱正廷第一次遇到蔡徐坤,是在大学语文课上。这种大课本来朱正廷是从来不上的,但是这学期的老师非常认真负责,三次不到直接重修。朱正廷不敢冒险,每次都去,但也每次都在最后一排玩手机睡觉。


他能去,就是最大的突破。


那天朱正廷照例在最后一排坐下,打开手机开始上网冲浪。老师刚上课几分钟,教室后门溜进来一个人,直接就坐在了朱正廷旁边。朱正廷抬眼看了一下那人,不认识,继续冲浪。


蔡徐坤伸手一摸,没带手机,差点两眼一黑,因为他上课从来不带书,今天什么都没带,他不知道今天这两节课怎么办。看看旁边的人,玩手机玩得十分专注,书都没打开,蔡徐坤拍拍那人的手,“同学,书你看吗?不看能给我吗?我今天没带书。”


“好。”玩手机的人头也不抬。


十分钟之后,“同学,笔能借我吗?我帮你写点笔记。”


“好。”依然不抬头。


十分钟之后,“同学....”


“你想干嘛干嘛别找我。”朱正廷还是不抬头。


蔡徐坤觉得这人有病,他只是想说,老师在看你,别玩了。但是既然他说了想干嘛干嘛,蔡徐坤拿着笔直接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开始书写他的洋洋万言。


朱正廷看旁边那人突然安静下来开始奋笔疾书,放下手机凑过去,“你写什么呢?”


“分手感言。”


“可是这是我的书。”


“我知道。”


朱正廷无语,算了反正这本书自己估计下一次翻开也就是期末考试前了,他爱写就写吧。


蔡徐坤写完之后把笔还给朱正廷,自己开始欣赏这篇巨作。朱正廷看他写完了,也好奇直接把书抽过来看。


“喂,这是我的爱情故事。”


“这是我的书。”


朱正廷一字一句看完,里面记录着分手这几个月他的感受,也穿插着曾经的甜蜜回忆。朱正廷心里感觉,这人倒是深情,分手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么清楚,而且字里行间都感情充沛。


“看这意思,是人家姑娘把你甩了?”朱正廷问的一脸认真,言语间带着唏嘘。


“我得说一下,第一,是我把人家甩了;第二,那是个男的不是姑娘。”


朱正廷觉得他刚才的认真不如去喂学校里的流浪狗。


“那你把人家甩了,你写这个回忆个屁啊。”


“练字。”蔡徐坤刚说完,下课铃打响了,他直接走出教室。


这人真的有病。两个人互相都这么觉得。


 


第二周上语文课的时候,朱正廷想起来上周那位在自己书上留下的痕迹,又拿出来看了一遍。他突然间觉得,也许那个人只是嘴硬,其实心里还是挂念着前任。


今天的课很顺利地上到了最后,没有人坐在他旁边,也没有人在他的书上乱写乱画。


下课的时候,室友李希侃在后门等他,神神秘秘地对他说,要搬来新室友了。


朱正廷宿舍有个猛男响应征兵号召毅然决然选择了入伍,在他走之后宿舍里一直都是三个人。怎么就突然来了第四个?新生入学也不是这会啊。


“听说他和之前宿舍的相处的不好,而且他宿舍其他三个人是一个系的,只有他是我们系的,然后他就提交申请换寝了。”


行吧,朱正廷能说什么,只有趁新室友搬进来之前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收一收。他不爱收拾,空出来的床和桌子上摆了很多他的东西。李希侃是这样评价的,就算这个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他也能填满。


 


回宿舍的时候,新室友已经到了,朱正廷看到他的那一眼,笑不出来。


是情书哥。


不是朱正廷土味,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啊。


“你好,我是李希侃,我在你旁边那个床,以后多多关照。”李希侃笑眯眯地打招呼。


“嗯。”情书哥点点头。“蔡徐坤。”


“我是...”朱正廷话还没说完就被蔡徐坤打断,“朱正廷。”


“你怎么知道?”


“你的书写了名字。”


行吧,朱正廷觉得蔡徐坤挺可以的,总是让他说不出话。他也没再多寒暄,直接开始收东西,自己挡了别人总归不好。


李希侃感觉有点尴尬,看样子这两人认识,但是这种认识好像不是太好。李希侃觉得自己真的很惨,平常宿舍只有朱正廷一个冰箱就算了,现在看起来好像来了个冰柜,而且这俩人似乎不能共用一个插线板。


蔡徐坤靠在上床爬梯上看着朱正廷收拾东西,能看出来朱正廷并不是太情愿,动作也拖拖拉拉的。蔡徐坤不悦,正想开口,突然看到朱正廷手腕上的膏药贴纸。他走过去故意拉着朱正廷受伤的手腕,朱正廷嘶的一声叫出来。蔡徐坤把朱正廷拉到一边,“你站着指挥我帮你收。”


“为什么。”


“不喜欢闻膏药味,不想你多贴几天。”


“神经。”朱正廷虽然嘴里骂他神经,但也没有逞能,开始指挥蔡徐坤收拾。


李希侃买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朱正廷坐在椅子上边吃苹果边指挥蔡徐坤收东西,而蔡徐坤也乖乖照做。不知内情的李希侃心里对朱正廷的惧怕又加深了一分,这是什么大魔王啊。他现在十分想念还没回宿舍的李英超,侃侃怕,需要超超抱抱才能起来。


 


之后的日子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波澜,只是李希侃发现朱正廷和蔡徐坤一起出入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但是他仔细观察过,两个人也没有很亲密,很多时候只是处于一个空间而已,话也很少说。对此李希侃去分别问过两位当事人,朱正廷表示喜欢安静,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幽幽地看了李希侃一眼;蔡徐坤表示朱正廷起得早能占位。


再后来,两个人开始一起为学院的迎新晚会排练舞蹈节目。


李希侃总结,这大概是同性相吸。性是性格的性。


毕竟他也是在大学进入第二年之后才接受朱正廷的冷淡性格。如今有一个人进入了他的世界也挺好,虽然两个人都是很淡泊的人,让人怀疑他们的世界里是不是冰天雪地。


对此朱正廷表示,别瞎说啊我不是啊我没有啊,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只是最近因为需要会一起走而已。


 


这天晚上,熄灯之后朱正廷继续用手机上网冲浪,蔡徐坤突然发了条微信给他。朱正廷边骂有病吗我们的床隔了有五米吗边打开了微信,


蔡徐坤:海中月是天上月。


 


朱正廷吓了一跳,不能够吧。不能够吧?不能够吧!




--------TBC---------


三天之内写下,绝对不会变成长篇。我不能再欠长篇了。。。


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走一波 !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