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皇权富贵 20:00贺文】似一部公路片

明明是he 却有着be一般淡淡的痛

三明治:


 
 
*写写幼驯染,私设两人同年。
 
 
 
 
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
                           
                              ——《巴黎圣母院》
 
 
1
 
 
黄明昊在一个夏天太阳热得快要融化柏油马路的下午,第一次见到范丞丞。他手里举着泫然欲滴的雪糕,张着嘴巴听他老妈介绍隔壁新来的一家人。
 
其他人黄明昊都没有记住,他只记得那家有个特别漂亮的大姐姐。漂亮到那滴雪糕真的滴到他手上时,他还没反应过来。
 
“姐,这小孩儿好傻。”
 
范丞丞站在一旁指着黄明昊嘲笑他的蠢样子。
 
黄明昊终于被手上粘糊糊的感觉惊醒,一边忙着舔舔手上的雪糕,一边还要丢给范丞丞一个白眼。
 
那是两个小朋友的第一次相遇,在往后的日子里,黄明昊总会拿这句来威胁范丞丞。
 
“你当时说我傻?啊?不知道谁傻?”
 
范丞丞则会笑着插科打诨,将这一页翻过。
 
而在小男生还未发育完全的日子里,范丞丞和黄明昊的相处方式并不是这样。
 
“扎斯汀!扎斯汀!”
 
每天早上范丞丞会操着他那口并不标准的英语来喊黄明昊起床,黄明昊的房间窗口正对着小巷子的街道,范丞丞骑在他那辆新买的小自行车上威风地敲黄明昊家的窗子。
 
然后黄明昊就会顶着他一头杂毛的鸡窝头趿拉着拖鞋过来开窗户。
 
“是justin!justin!不会念就别念。”
 
范丞丞笑嘻嘻坐在自行车上,摇摇他手里的早饭,“快点!要迟到了!”
 
黄明昊听完他的话就会把脑袋又缩回去,十分钟之后一个收拾干净的小男孩就会背着书包朝巷子口狂奔过来。一脚踩在自行车后面的脚踏上,站在范丞丞后面的黄明昊活像个即将出征的小将军。
 
“冲啊!!!”
 
其实Justin这个英文名的由来是黄明昊他们小学二班班上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英语老师,那天放学路上,黄明昊一本正经地问范丞丞,“欸你说我起个什么英文名字比较好?”
 
范丞丞那时候热衷于在回家路上跳得高高的去打树上尖嫩的树叶子,边跳边向下看黄明昊,“起英文名干什么?”
 
黄明昊不想跟他说是想引起英语老师的注意,于是假装不耐烦,“你管那么多呢!你就回答我起什么英文名字就行了!”
 
“我就认识一个外国人。”
 
“谁?”
 
“扎斯汀比伯。”
 
黄明昊刚想嘲笑他一下,但想到自己也并不比他多认识几个,只好强行咽下嘴边的吐槽。
 
“那就叫扎斯汀吧。”
 
黄明昊决定得很随意,说实话,对于他来说叫什么根本不重要,能够在英语老师课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出自己有一个英文名字,得到英语老师的青睐这个比较重要。
 
后来黄明昊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得到老师的表扬,反而得到了发音的纠正。
 
“应该是Justin哦!”
 
黄明昊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在他尚未知道爱恨的年纪,范丞丞扼杀了他的初恋。
 
 
 
2
 
因为黄明昊的习惯性赖床,他俩是被罚站保安亭的常客。
 
“今天又迟到了啊!”
 
保安大叔看他俩都已经眼熟得很,范丞丞不忘埋怨黄明昊,“就让你每天早点起床。”
 
黄明昊也不甘示弱,“是你骑车太慢了。”
 
“要不是你不会骑,我会戴着累赘这么慢吗?”
 
黄明昊k.o.
 
关于学自行车这件事,范丞丞花了一个暑假来明白,世界上可能有些人真的不适合学自行车。
 
“范丞丞,你别放手啊!”
 
范丞丞双手握着自行车后把,“我扶着呢。”
 
眼看着黄明昊平衡掌握得差不多了,范丞丞趁他没回头偷偷放手,结果还没走出三步,黄明昊连人带车摔倒。
 
“范丞丞!我都让你别放手了!”
 
范丞丞无可奈何,“谁知道你的平衡感这么差。”
 
那一跤摔得特别狠,摔得黄明昊发誓再也不骑自行车,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范丞丞就担负起了每天送他上学的任务。
 
直到初中二年级,范丞丞没有再送过黄明昊。
 
因为刚刚荣升初二的Justin小朋友开始有了第一个女朋友。英语老师的那一页因为范丞丞的原因被迫打住,跟雨后春笋一样节节拔高的黄明昊在这一年迎来了人生里第一朵桃花。
 
“范丞丞,我今天不和你一起去上学了!”
 
那天早上黄明昊破天荒起得格外早,还没等范丞丞去敲他的窗户,他就已经穿戴整齐,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等在门口。
 
“干嘛?”范丞丞问他。
 
黄明昊眨眨眼睛,掩饰不住的得意,“我要去接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黄明昊咬得特别重,青春发育期的少年乐于利用所有机会来展现自己无处安放的荷尔蒙,有女朋友是一个人有魅力的一大标志。
 
范丞丞愣了一会儿,才说,“那行,我先走了。”
 
后来的日子就变成黄明昊一大早穿越几条街,去另一个巷子等一个女孩。
 
有天连保安大叔都觉得奇怪,他问范丞丞,“欸?最近没有和那个小可爱一起来啊?”
 
保安大叔自己给黄明昊取了一个代称,叫小可爱。范丞丞瘪了瘪嘴说,“人家忙着去接小女友呢!”
 
大叔乐得不行,“毛儿都没长齐呢!都有小女友了!”
 
范丞丞低着头没说话,他心里想,可不是么!黄明昊那个家伙和他一起游泳时,还真的连毛儿都没长齐。
 
街头巷尾的两家人,即便不一起上学,范丞丞和黄明昊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偶尔会有大人问,“怎么最近没以前黏糊了?”
 
黄明昊就会抢在范丞丞前面说,“哪有!明明还是很好的!”
 
他向来机灵古怪,早恋这件事要瞒过父母也不算太难。范丞丞觉得自己为他保守了这样一个大秘密,得向他讨要一点好处。
 
“那我请你吃肯德基!”
 
黄明昊拍着胸脯给范丞丞保证,“说到做到,这个星期五下午就去!”
 
那天下午,吃完五个炸鸡腿的范丞丞抹着嘴角的油渍,决定原谅黄明昊不和他一起上学的事情。
 
 
3
 
范丞丞这个人,挺逗的。
 
这是黄明昊在和他一起偷鸡摸狗狼狈为奸,厮混过好几个暑假得出来的结论。
 
也许是相遇时的第一句话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一度在黄明昊的眼里,范丞丞是个高冷的人。
 
当然,这种错觉仅仅持续了最开始的一个月。
 
“你坐在这里干嘛?”
 
一年级的黄明昊甩着被他妈强行框在脖子上的铁钥匙,帅气地从巷子那头走进来,一眼就瞄到孤零零坐在台阶上的范丞丞。
 
“我在想事情。”
 
范丞丞脸上一本正经严肃的表情,让黄明昊差点信以为真。
 
“那你干嘛不进屋坐着想?”
 
“嗯……”范丞丞脸上开始露出一种窘迫。
 
“你没带钥匙对不对!”
 
有过充分经验的黄明昊一下子就猜中,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
 
“那…你要来我家玩一下吗?”
 
黄明昊发誓,他在那一刻看到范丞丞眼里的亮光特别闪。
 
大概就是这样相熟识的吧,不过黄明昊始终认为即使没有那一天,他们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毕竟两个人臭味相投。
 
“你老家是山东的啊!”
 
黄明昊六岁的小脑瓜子里,全中国只分为两个部分,温州和温州以外的地方。于是当他知道范丞丞来自一个他并不曾知道的神秘地方时,充满了好奇,有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他。
 
“好玩儿吗那里?”
 
“你怎么来温州了?”
 
“你还会回去吗?”
 
那时候范丞丞是怎么回答的,黄明昊记不太清。但是他后来知道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了。
 
好玩儿。
 
爸妈工作调动。
 
会回去。
 
范丞丞搬家的那天其实并不像黄明昊偷偷在课堂上看过的青春小说里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没有阴霾,也没有下暴雨。
 
黄明昊隐隐约约记得是多云。
 
“妈!隔壁怎么没人了?”
 
黄明昊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使劲吸,他老妈在厨房切土豆切得“噔噔噔”响。
 
“哦,丞丞他爸妈工作又调回去了。你昨晚上不是和丞丞在一起吗?他没和你说?”
 
黄明昊怔愣只在一瞬间,昨晚上和范丞丞一起去河边玩是他让范丞丞给他打的掩护,其实他偷偷溜出去给小女友庆生了。
 
“哦,他说了,我刚刚没反应过来。”
 
自己撒的谎,即使喉咙哽得痛也得编下去。
 
 
 
4
 
从山东到温州,有一千两百公里的路程,说远,一个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说近,对于尚处于青春期阶段的小屁孩儿来说,可能就是咫尺天涯了。
 
小孩子总是忘性很大,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有些人一晃而过眉眼恍然。
 
在那个哽得黄明昊喉咙生疼的下午之后一个星期,他看见本应该在千里之外的范丞丞就站在他房间门口。
 
“你……”
 
范丞丞笑嘻嘻说,“现在转学不方便,我在你家寄住一段时间。”
 
兜兜转转他又回来了。
 
黄明昊没说话,走过去捶了捶他的肩膀,“那你得寄人篱下了。”
 
“没关系。”
 
有人说长大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个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范丞丞变成如今这个温柔内敛的人,好像也是一瞬间。
 
黄明昊没有去追溯他是从哪个时间节点开始发生改变,但在他反应过来时,范丞丞已经成长得令他心惊。
 
“范丞丞,我失恋了。”
 
黄明昊和小女友分手在高一的冬天,在应该拥有初雪和插在口袋取暖的恋爱季节,黄明昊遭遇了小女友劈腿。
 
俩人找了个透明塑料布围起来的大排档,拿生姜煎的可乐当作二锅头,以酒浇愁。
 
“我对她不好吗?”
 
范丞丞没接话,只是默默往黄明昊碗里夹菜。
 
黄明昊一个人气鼓鼓地叨叨个不停,“非说我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她么?”范丞丞眼睛盯着正烤得滋滋作响的五花肉问。
 
“我不喜欢她还和她一起三年。”黄明昊似有不愤,急于反驳。
 
范丞丞点点头,表示自己感受到了他对小女友的喜爱,黄明昊看不惯他对自己的敷衍,“欸你什么意思啊!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她?”
 
他并不是有多喜欢她,他只是讨厌这个人把他当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好像摸摸头就能被打发。
 
“我知道。”范丞丞说。
 
这一次说的很郑重其事,于是黄明昊满意了,接着往下说,“那个男的长得又矮又丑,不知道哪点比得上我。”范丞丞在旁边附和着他,有一句没一句的。
 
黄明昊在喝了第三杯可乐之后,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你今天都不损我了。”
 
范丞丞笑着问他,“不损你还不好么?”
 
“我有点不习惯。”
 
范丞丞这次真的摸了他的头,“今天就不损你了,看在你被人绿了的份上。”
 
“范丞丞,我操你妈。”
 
之后的嬉笑打闹同往常一样,但黄明昊知道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
 
具体表现在他和范丞丞黏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减少。高二分了文理班,黄明昊冲着漂亮妹妹,去了文科班,范丞丞留在堪比和尚院的理科班。
 
偶尔两栋教学楼的放学时间会一致,两个人又刚好同时下楼,于是就会一起回家。
 
范丞丞突然瘦下来的脸颊和拔高的个子受到了文科班女生们的关注,黄明昊整天在女生堆里打转也不免要被人拦住打听。
 
“欸昊昊,你不是和范丞丞是发小,你跟我说实话,他有女朋友没?”
 
这样的问题,黄明昊一天要回答好几遍。
 
“没有,我从来没见他和那个女孩子亲近过。”
 
女孩子们往往颇具质疑精神,“不会吧,怎么可能?”
 
黄明昊自己也不禁陷入疑惑——是吗?范丞丞真的没有喜欢过哪个女孩子?
 
“没有。”
 
范丞丞回答这个问题时,很坚定也很坚决。
 
黄明昊嘴里嘟囔两句,嫌他不够坦白,连这点小秘密都不愿意和他分享。
 
范丞丞苦笑着说,“我天天和你一起,你会不知道?”
 
“哪有天天在一起?自从分班之后的三个月,我们俩只有十二天是一起回家的。”
 
黄明昊说得很快,似乎这些数字在他脑子里已经循环过无数回,不需要经过思考就能条件反射性地脱口而出。
 
黄明昊察觉到有些东西不太对劲,在他自己没有发觉的角落里,他给予了范丞丞太多关注。
 
他们班今天什么时候放学啊?
 
老师会拖堂么?
 
一起回家的十二天,他之所以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每次和范丞丞一起回家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他都会买一瓶旺仔牛奶。
 
在他书桌对面的窗台上有十二个红色小人的铁罐子。
 
范丞丞那天的反应很平淡,既没有像以前那样调侃他,也没有笑。黄明昊自觉一腔深情喂了狗,“你还说你没喜欢的女生!你以前对我没这么冷淡的!”
 
偶尔戏精附体,黄明昊会装作小时候看的戏文里被人抛弃的深闺怨妇,倚靠在范丞丞身上假意抹两下眼泪。“范丞丞,你好狠的心!”
 
范丞丞不动声色挪开自己的身体,让他扑个空。
 
“我不喜欢女生。”
 
这六个字像原子弹一样把黄明昊接下来要说的话,炸的七零八落。
 
“你…你说什么?”
 
“没听到算了。”范丞丞转身走掉了。
 
偷偷在隔壁桌女生抽屉里瞄过男男画本的黄明昊,没有想到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儿们,居然会是同性恋。
 
他暗自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爱男人爱女人,范丞丞不还是范丞丞么?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是和他一起逃课翻墙去上网吧,踢着皮球从巷子这头到那头,偷偷去河里游泳互穿泳裤的范丞丞。
 
“放心,我不会介意的,我们永远是好兄弟嘛。”
 
他是这样对范丞丞说的,他自以为这是最好的安慰。
 
 
5
 
范丞丞的反骨来得比同龄人稍稍迟一点,在黄明昊疯狂逃课早恋要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的年龄,他是沉稳听话的三好学生,偶尔有点调皮,但也无伤大雅。
 
迟来的叛逆期在高二这年反噬,范丞丞喜欢上了公路摄影。每天天不亮出门去走大马路,沿路走沿路拍,如果恰好拍到好看的日出,就算是一天的惊喜。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范丞丞突然一反常态。他父母从山东赶来温州,嘘寒问暖关照备至了几天,又匆匆扔下他赶回山东。
 
黄明昊有时候会陪着他一起走,有时候不会。
 
范丞丞的摄影机里有他不愿意和黄明昊分享的秘密,黄明昊没有像小时候那样非要一探究竟,他想,人总是要有秘密的,即使是他和范丞丞这样亲密。
 
后来范丞丞认识了一个摄影师,那个男人有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一头长发低低挽起,他们有时候会约在一起去拍照。黄明昊自从知道范丞丞喜欢男人开始,就会不由自主地设想怎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的范丞丞。
 
这个男人有相貌有才情,比范丞丞大三岁,是个非常不错的对象。
 
但是黄明昊时隔好几年,再一次尝到了他得知范丞丞搬家那天的喉咙痛。就像一根刺,刺入血肉里,没有血肉模糊的撕扯,是扎根于肉里的疼痛。
 
“今天要和我一起去公路么?”范丞丞问他。
 
黄明昊喉咙痛不想说话,只能摇摇头。
 
“怎么了?”
 
黄明昊指指自己的喉咙,范丞丞关心道,“是不是感冒受凉了?要多吃药。”
 
黄明昊点头表示知道,范丞丞还不放心回自己房间拿了一板感冒胶囊,似要亲眼看他喝下去才放心,黄明昊实在没法只能乖乖喝下。
 
范丞丞转头去收拾自己摄影机时,黄明昊拽了拽他的衣摆,哑着嗓音说,“今天不去不行吗?”
 
范丞丞有点为难,指指外面那条公路的方向,“他在那里等我。”
 
黄明昊就像被突然惊醒的梦中人,撒了手随他去。
 
那天他请假没有去上课,一个人躺在床上睡得昏昏沉沉,光怪陆离的梦中,他看见范丞丞背着行囊走向远方,他想喊住他,可嗓子就像被胶水粘住一样发不出声音,再后来他就醒了。
 
现在想来,两个人就是从那时开始疏远的。
 
接下来的高三这一年,黄明昊突然像被受了刺激,收起自己那被老师念过无数次的吊儿郎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他脑瓜子向来聪明,稍微努点力,上个好大学不是太难的事情。
 
从一个始发站出发的两辆车,在高三这一年要奔上两条截然不同的轨道。
 
高考之后的暑假有以往可望不可及的漫长时间来虚度,黄明昊躺在客厅的凉席上吃一口冰西瓜。
 
“我打算去看看一号公路。”
 
范丞丞站在房间门口只会他一声。
 
“去吧。我今晚上和西西一起去看电影。”
 
黄明昊爱上和范丞丞赌气,他提一次和那个男人有关的话题,他就要提一次自己新交的小女友。
 
范丞丞一如既往好脾气,“什么电影?”
 
黄明昊怔住,他根本不关心看什么电影,甚至连和谁一起看他也不在意。
 
“那些年。”他随口说出一个正在上映的电影。
 
“挺好看的。”范丞丞接话。
 
黄明昊撑起身子,“你看过?”
 
“前几天刚看的。”
 
黄明昊没再去追问他和谁一起去看的。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个答案,但他不想去验证。
 
 
 
6
 
范丞丞的摄影作品在国际上拿了大奖。
 
那张照片在一号公路上拍的,接受采访时,记者问他,“怎么想到拍一个这样的作品呢?”
 
范丞丞顿了一下,眼神直视着镜头说,“这条路很长,我特别感谢有他陪我一起走过。”
 
黄明昊那时候正读大一,他坐在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大食堂里仰头看那台电视机上的直播。女朋友坐在对面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辣椒太辣。”
 
他觉得范丞丞挺没良心的,那个摄影师才陪他走了多短的时间,他这个陪伴了他生命三分之二的人,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不过好在范丞丞不到一年又回国,黄明昊带着女朋友去给他接机。
 
“接下来打算干嘛?”
 
黄明昊见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急于想知道他下一步的安排,就好像,就好像担心他会走。
 
范丞丞说,“在这里开个摄影工作室。”
 
是一句承诺,黄明昊开始觉得安心。
 
大三临近毕业那年,黄明昊的女朋友远度重洋,去了遥远的大不列颠帝国,范丞丞这时候的工作室已经在业界小有名气。
 
“欸,你说我怎么就这么不招女生喜欢呢?”黄明昊百思不得其解,想要向范丞丞讨要到一个能令他满意的答案。
 
范丞丞手里摆弄着新入手的单反,对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咔嚓”了一张照片。
 
“你问我?”
 
“哦也对,你又不喜欢女生。”
 
黄明昊朝范丞丞招招手,“给我看看,你是不是把我拍丑了。”
 
范丞丞将单反递过去,黄明昊盯着那张照片愣了一小会儿。背后窗子外射进来的阳光给他整个人撒上一层金边,金色的头发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像童话里不知疾苦强装愁的小王子。
 
“挺会拍的嘛。”
 
范丞丞应了他这句夸奖,没接话,自顾自摆弄自己手里的单反。
 
黄明昊见他不答,手撑着下巴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范丞丞抬头撞进黄明昊的目光里,“不知道。”
 
真爱面前,总是胆怯。
 
黄明昊又自己笑笑,“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好像我的每一任女朋友都嫌我不够爱她。”
 
“我觉得她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西西今天的飞机,我没有去送她。”
 
“你知道么?我现在都没有你搬家那天的喉咙疼。”
 
“嗯?”范丞丞疑惑地看向他。
 
爱一个人,无端胆怯,但又生出无边英勇。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黄明昊一脸无辜,“我当然知道,那天我的喉咙特别疼。”
 
范丞丞和他两个人无言对坐着,黄明昊被他突然的沉默逼出一阵尴尬,“干嘛?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范丞丞决定赌一把,“其实我最近也要回美国了。”
 
“回去干什么?”
 
“去拍一拍全美的公路。”
 
临走时,范丞丞对他说,“如果你还会感觉到喉咙痛,就来美国找我。”
 
 
7
 
这一次,黄明昊没有喉咙痛。
 
他只是整夜睡不好觉,一闭上眼睛,就是范丞丞和那个摄影师一起走在路上的场景。
 
他们前方是万丈光芒的未来,留给他的却是背影。
 
“范丞丞,我操你妈!”
 
黄明昊骂骂咧咧起身,连夜定了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
 
想找范丞丞并不难,凭借一起走过的这些年,黄明昊用脚趾甲都能猜出,他肯定会去一号公路。
 
他没有给范丞丞打电话,自己租了一辆吉普,漫无目的地上了路。笔直的公路横贯美国南北,黄明昊停在了范丞丞得奖作品的那个地点。
 
一号公路旁边都修建了供行人休息观看风景的小型停放点,黄明昊坐在车前盖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偶尔有匆匆路过的行人会停下来问他要不要一起。
 
黄明昊都摇头拒绝。
 
他在等一个人。
 
范丞丞的车到这里的时候是傍晚,他风尘仆仆赶下来,问黄明昊,“吃饭没?”
 
黄明昊摇头,他转头去车上拿出来一大堆面包。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黄明昊默默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是我吗?”
 
“什么?”
 
“是扎斯汀吗?”
 
“你喜欢的男孩是扎斯汀吗?”
 
范丞丞许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黄明昊很嫌弃它,不准他喊,每次他一喊,黄明昊就会义正严辞纠正他。
 
范丞丞呆了一瞬,不知道该承认或是反驳。
 
“范丞丞,我喉咙特别疼。”
 
黄明昊凑过去抱住范丞丞,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我一天没吃饭没喝水了,坐在这里等你来,你好慢啊。”
 
范丞丞缓缓伸出手去摸他的头,“你也很慢。”
 
“不要紧,我们都很慢。”
 
黄明昊没有告诉范丞丞,他在那几年对于那个摄影师的疯狂嫉妒,范丞丞也没有告诉黄明昊,那藏于他的第一个单反相机里的秘密。
 
“这辆车要怎么办?”
 
黄明昊指着自己租来的吉普很苦恼。
 
范丞丞不以为意,“可以打电话叫人来开回去。”
 
黄明昊听后满意地坐上范丞丞车子的副驾驶,“还有别人坐过这个位置吗?”
 
“有。”
 
黄明昊生气了,“你就不知道骗骗我?”
 
范丞丞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来摸他的头,“以后只有你。”
 
 
 
8
 
我曾经想爱到深处是什么样子,是像文艺片的无言沉默,或是像战争片的非死即伤,后来我想应该是部公路片,在成长这条路上我们一路拉拉扯扯矛盾不断,在磨合中学会爱一个人,中途有人离去,有人相遇,但你始终在我身边。




*给下一位太太@我不写同人 

评论

热度(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