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四月是太太的谎言2】反目成仇

虐文走一波

琰珏:

——是我跟 @杀生肉丸 接文玩的一篇刀子,今天的联文在之前一直拖着,结果今天忙的要死,先把这个发了,明后天补上狼人杀设定的反目成仇qwq
逻辑死了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请勿上升


节日的彩灯在巨大的圣诞树上不断闪烁,街道上的音响不断歌唱着温馨的旋律。然而天气却并不那么浪漫,一阵阵寒风吹拂而过,刮的皮肤生疼,让圣诞树下的两人冷的发慌,抬头看着偶尔发出声响的圣诞树,被风扬起的卡片上不知写着谁的心愿。 两厢无话,朱正廷静静的看着蔡徐坤,直到蔡徐坤被看他看得有些不安。
捧着塑料筐卖圣诞果和玫瑰花的男男女女在他们身边来了又去,朱正廷不知道说了多少句“不好意思,不需要。”
“我们回家吧,怪冷的。”蔡徐坤有些慌了,想要伸手去拉朱正廷的胳膊,却被对方迅速的躲开,只擦着了厚实的衣料。
“你去见他了吧。”语气中带着笃定的味道,说话时呼出的白气把他的金框眼镜染上了一层薄雾,眸子隐在镜片后,让人看不真切那双眼睛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嘭!嘭!嘭!”周围的人群瞬间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不远处的广场上有人在放烟花,一朵一朵绽放在 巨幕之上,璀璨夺目的点亮了夜色,又转瞬即逝好似遥远萤火。几个女孩子手拉着手从他们中间挤过去,年轻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和憧憬。
“我们分手吧。”鼎沸的人声消失了,空气也停止了流动。蔡徐坤僵在原地,他想努力的说些什么为自己开脱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不停的吞咽口水试图让自己蹦蹦直跳的心平静下来,却在朱正廷温和悲悯的视线中放弃了挣扎。
从今天出来到现在,蔡徐坤能感受到朱正廷情绪的变化,却也没猜出来他的变化因何而起,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自己去见那个人被他知道了。 想到那个人蔡徐坤的嘴角泛起了苦笑。那是他曾经喜欢过的人,有时候甚至觉得现在也喜欢着,或许吧。
从情窦初开到大学毕业,那个人参与了他整个青春,求而不得的执念,即使在那个人出国深造,自己和朱正廷在一起之后,也还保留着。
但不可否认,蔡徐坤也喜欢朱正廷,喜欢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怀里的他,喜欢他醒来后来不忍打扰自己悄悄起床,却又轻轻吻在了自己嘴角。喜欢晚上他开门给自己一个怀抱,桌子上是刚刚做好的饭,喜欢自己和他在书房放着轻柔的音乐安静而又温馨的一起工作,喜欢每天晚上两个人在床上的相拥而眠。
如果说他和那个人是相互瞭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那他和朱正廷就像是两颗星星轨迹交汇,绚烂又温馨。 然而,交汇的星轨总是在转瞬间再也无处相交,无处寻觅。
蔡徐坤想起那个做贼一样的夜晚,他下班之后没有像往常一样急着回家,而是在办公室磨蹭了一会,他插着口袋,在窗前踱来踱去,思忖了片刻拿出手机给朱正廷打电话。
“啊??怎么周五还要加班,你别忘了吃饭,我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等你回来了给你热一热。”朱正廷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嘱咐着,蔡徐坤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他看着高楼之下的车水马龙,心早就跟着飘向了别处。 “
那你亲我一下!”略带羞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蔡徐坤回过神来敷衍的回应了一句,朱正廷立刻心满意足的笑了,像一个刚吃到糖的小朋友。“你快去忙吧,我等你回来。”
蔡徐坤心急火燎地赶到见面的地点,却在门口停下了脚步,也许是近乡情更怯,也许是残存的一丝理智想要将他拉回来。 在他一度想要放弃的时候,餐厅的门被拉开,一个英挺的青年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了?我看你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 记忆中的声音穿过厚重的光阴迎面向蔡徐坤袭来,他不禁有些恍惚,仿佛两人都还是少年,在课业繁重的学生时代,见缝插针的约会。 这么多年没见,除了多了些成熟男人的体贴稳重,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意气风发,只消站在那里就散发着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音乐煽情,烛光熏人。几杯红酒下肚,蔡徐坤心里的那一点负担也慢慢消失不见了,在王子异向他发出邀请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跟着他走了出去。
狭小的车厢内,两人彼此交换着呼吸,急促的喘息迅速聚集,王子异偶尔停下来在他耳边说“我好想你”而后又更重的吻回去,在越来越火热的温度中,蔡徐坤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都要融化了,王子异的手伸进他衣服的下摆,他才稍微扯回一丝思考的能力,然而衣服里的那只手早已开始作乱,来不及想太多了,蔡徐坤压着王子异的肩膀一个翻身将人掀在了身下。
耳鬓厮磨的过程中,蔡徐坤的手机早已不知掉在了哪里,嗡嗡的响着,屏幕一直亮着,来电显示里朱正廷亲昵的备注显得异常可笑。 而此时,朱正廷就在他们斜前方静静的看着。


看着车内两个人打的火热,朱正廷的心在一点一点下沉,颤抖的手再一次拨打了蔡徐坤的电话。明明只是出来给跟客户吃饭的老板送文件,从餐厅出来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侧。他有多么希望他看到的只是与蔡徐坤相像的人,然而,他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
那个人穿的衣服是自己早晨帮他搭配好的,领口漂亮的温莎结是自己亲手打的,打好之后抬眼看蔡徐坤的时候还被他轻轻的讨了早安吻。
再一次的拨打,仍然无人接听。曾经拨打这个号码心底有多温暖,现在就有多冰冷。朱正廷机械的重复拨打着那个号码,他希望那个人接起电话跟他说他看到的都是假的,那个人不是他。
也许蔡徐坤听到了他的心声,朱正廷目光呆滞的看着车里那个熟悉的身影起身拿起了闪烁的电话,下一秒,耳边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 “喂,正廷,我开车呢,刚刚静音没看到你打电话。”蔡徐坤的声音还带着细微的喘息。
朱正廷看着他接电话前努力的平复着呼吸,正色的跟他打着电话,想着他是不是还是爱着我的,不然也不会这么费尽心思瞒着我。而眼角却是一片湿润。 “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在开车是不是就快回来了,你注意安全,我先挂了。”说完不等蔡徐坤回答就迅速的挂断了电话,生怕下一秒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质问,脸颊掉落的泪被冬天夜晚的风挂的仿佛像要裂开,就像他的心一样。


朱正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餐厅离住的地方不是很远,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走到单元门口,抬头就看到三楼的一扇窗户透着暖暖的光,让人看了忍不住去猜屋子里温馨的景象。以前每次蔡徐坤要加班他都会这样为他留一盏灯,桔色的灯光,好像一团温暖的火焰,随时都会将他焚灭。
朱正廷开了一罐冰啤酒,冒着冷气的液体咕咚咕咚的灌进肚子里,将他灼热的思绪抚平了些。易拉罐在他手中被握得变形他却浑然不知,那对缱绻迷人的眼睛紧紧闭起,不知道在想什么。再睁开时,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站起来紧大步走向厨房,把桌子上的菜用保鲜膜封好放进冰箱,明天早上打算用来做沙拉的鸡胸肉又被扔进冷冻柜里,折到楼下买了一听啤酒补上冰箱里的空位,五分钟内就在自如上租了间主卧。他近乎机械地做完这一切,刚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出来,就听见门把手拧动的声音。
蔡徐坤拎着个蛋糕盒,是朱正廷最喜欢吃的那一家店。刚解下大衣就把朱正廷拥在了怀里。
“怎么这么冰?”蔡徐坤吻了吻他的额头试温度。
带着温度的吻落下,朱正廷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车内浓情蜜意的氛围和蔡徐坤爬起来接电话的画面,朱正廷只觉得心和身体一样凉透了。
“你爱我吗?”恶俗,廉价,愚蠢,无理取闹,蔡徐坤显然没想到这四个字居然会从朱正廷嘴里蹦出来,好在他只是愣了一下便弯起眼睛笑眯眯的说:“我爱你啊,傻瓜。”
朱正廷的心彻底死透了。
却又只是笑了笑,回了一句我也爱你。


“我们分手吧。”朱正廷又重复说了一遍。他觉得自己真的足够冷静,也足够理智。
蔡徐坤终于回过神来,想开口讲些什么,却又知道没有办法解释,真相就是那样,虽然之后没有再发生什么,可是本质上又没有任何不同。
朱正廷的态度让蔡徐坤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在这僵持的局面中,他的脑海里却不自觉的浮现出朱正廷往日里的温暖,有了对比才知道自己以往得到的是多么深情的对待。
蔡徐坤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没有资格挽留朱正廷,更没有脸面去求朱正廷的原谅。而且他知道,朱正廷的性格就是这样,认准的事情不容置疑。
静静的看着朱正廷冷漠的面孔,蔡徐坤知道,他们真的就要到此为止了。
说是反目成仇也不为过吧,至少朱正廷此时恨死自己了吧。
就这样看着朱正廷,看着他欲言又止,看着他一刹而过的爱意,看着他眼里彻底失去了光芒,看着他转身离开。再回到家,只剩自己一人,从此蔡徐坤的世界里再没有朱正廷。
不争吵,不解释,不道歉,不纠缠,不流泪,不后悔。


真正的反目成仇,是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你的姓名。


蔡徐坤,问问你自己,真的不后悔吗?


四十米的大刀递给我家拖 @拖懒喵  加油加油

评论

热度(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