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乾坤正道】小半

好 就一个字 我只说一次 !

花时花开:

小半




蔡徐坤X朱正廷 无差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撞梗删文道歉,有原创女角色。很长,7k


怎么说,来晚了吧,最近不管现实中还是偶圈都有很多不好的事,这篇写了很久,一直没结尾,今天还是写完了补个结尾,不是甜饼,也不像我平时写的东西,很无趣,三俗,但我还是放了上来,把我的苦楚分享给你们。


最近可能大家都不快乐,一句话吧【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谢谢大家




小半










1.


朱正廷刚下飞机被时差折磨的昏昏欲睡,头痛欲裂的打开手机,就看见微信跳出一个提示,是黄明昊,他点开微信时盯着地球和小人的开屏界面感觉自己眼皮直跳,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黄明昊:哥,蔡徐坤知道你回来了,他来接你了。




操。


朱正廷差点骂出声,他提着行李咬牙切齿盯着屏幕,气不过的回了一句,黄明昊你这个大嘴巴。




对方好像一直在等着他,立马就回复了过来。


黄明昊:真不是我说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消息,他今天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别去接你,他去就行。我当时都还没睡醒呢哥冤枉啊。




朱正廷来来回回看了看这条消息,叹了一口气,不是黄明昊那只有一个人了。




又是何小姐。








一.


何小姐是谁。


你如果问三年前的朱正廷,朱正廷保定恨这个人恨得牙痒痒。




何小姐,蔡徐坤的前女友。


而朱正廷,暗恋蔡徐坤。




蔡徐坤和朱正廷是大学同学,一个宿舍一个专业,关系好到令人发指,好到无数个蔡徐坤的前女友都带着泪眼问蔡徐坤,“到底朱正廷重要还是我重要?”




蔡徐坤对于这种女生一向敬谢不敏,他也很奇怪明明在刚开始女孩们都能口口声声表示兄弟情能理解到最后又会跺着脚歇斯底里的痛骂自己死基佬的这些恋情是在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他一次次失恋后找朱正廷借酒消愁,一次次酒后反问,朱正廷每次都是随叫随到,坐在他身边陪他嬉笑怒骂。


可朱正廷心里清楚,是在他这个环节出了问题。






女生都是心细如发的动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爱一个人的眼神呢。她们本能地想让自己的恋人逃离这个危险品又有什么错呢。








“我可不是什么危险品。”朱正廷坐在何小姐的面前,镇定自若的点了一杯冰美式,然后缓缓开口。“我对你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何小姐和蔡徐坤以往的女友一样,有着姣好的外貌,说起话来声音清甜,笑起来眼睛透着光,何小姐搅了搅自己的奶茶,眯着眼睛打量着朱正廷,开口道,“我不是第一个找你的女朋友对吧?”




“第四个。”朱正廷很诚实,“所以我劝你不要因为这个和他吵架,没有意义。”




何小姐闻言笑了起来,高马尾一晃一晃的显得有点俏皮,“明明你喜欢他,说这种话真好笑。”




朱正廷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女孩挺奇怪的。




“你们俩真奇怪,他和我吃饭坐下来首先要先给你发个短信问你吃饭没有,看个电影要和你微信讨论剧情,连去个超市都要给你顺包薯片。”何小姐歪着头看着他,“他这么依赖你,你就告白啊,他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




朱正廷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可他不喜欢我啊。”


他的声音轻轻的,像是羽毛落在水面,浸湿后飘飘荡荡。




何小姐突然就说不出话来,她突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像是一个海蚌,而喜欢的那份心意就是他的珍珠,他把小心翼翼藏在自己的柔软里,再用坚硬的外壳保护好。




朱正廷抬起头,表情依然柔和,冲着何小姐笑了一下。


可喜欢一个人,眼睛是会说话的。




多想挡住他的眼睛啊,何小姐心里感叹着,他的眼神让人感觉自己在枪杀一枝玫瑰。




“只要你不提,你和他就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聪明女孩都会这样。”朱正廷看了看手机,站起身来,“我去结账,过一会儿我和他去跳舞了,再见哦小美女。”




何小姐想起蔡徐坤回她那一句今下午有课就不出门了,不禁哑然失笑。




她翘着二郎腿从包里掏出镜子和口红补妆,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其实和朱正廷很像。








2.


一眼就看见蔡徐坤这个技能朱正廷算是点满了。




蔡徐坤穿着黑色的大衣立在机场大厅的一个柱子旁,面色不善,皱着眉头朝着出口望。朱正廷还想躲,下一秒就被蔡徐坤的眼神锁定,那个人就急急的冲了上来。




朱正廷想起当年的不告而别,生害怕对方积怨已久过来就是一拳,还找没到地方躲就看蔡徐坤绽开了一个笑容,带着机场干燥的暖意就直接把他拥进了怀里。




这情侣见面的场景是什么情况。


朱正廷傻了眼。




蔡徐坤毫不见外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附在朱正廷耳边说道,“正廷,欢迎回来。”




操操操操操。


朱正廷按着自己的心脏,别跳了别跳了你都快把我耳膜震破了。








二.


临近毕业的那段时间朱正廷很忙,开始蔡徐坤想朱正廷是在忙毕业论文,后来答辩结束了他却更忙了,此时他已经签下了一个不错的工作过上了加班加点的生活,也从宿舍搬了出去,而朱正廷却还住在学校里,每天问他在干吗,怎么不去找工作,朱正廷就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蔡徐坤当时也是为实习工作忙昏了头,问的多了见对方不想回答也并没有再多问,盘算着这么好的兄弟总不可能凭空消失不是。




在大学班级拍完毕业照聚餐的那个晚上,不记得是哪家昏暗的KTV,身边挤满了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朋友,笑声和歌声快要整个世界给淹没。蔡徐坤在几乎快要重叠的人影中找到朱正廷,和平日里爱热闹的他不同,朱正廷看起来兴致缺缺,一个人缩在沙发上吃着东西。




KTV的灯光昏暗闪烁,蔡徐坤拿着话筒看着朱正廷那明暗变换的侧脸,以及柔和而又淡漠的表情。




蔡徐坤咽了一口水,突然就觉得,朱正廷好像就要消失了。


他继而摇摇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抛之脑后。




蔡徐坤把麦克风随后递给一个同学,提着两个酒杯就朝朱正廷走了过去,他亲昵地拍了拍朱正廷的肩,“嘿,我俩喝一杯。”


朱正廷有些茫然的侧过头,看见是他接过了啤酒,笑眼盈盈。




有人点了陈粒的歌,又很快的被切掉了。


角落里有个女孩哭了,但哭泣声被欢笑声所淹没。


有人拿着麦大声说话,没有人再听。


玻璃杯被丢下了茶几,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




这个时候不需要煽情。




朱正廷举起酒杯,笑眼盈盈,他的声音穿过了嘈杂的人群,软绵绵的音乐前奏,清晰无比地到达蔡徐坤的耳朵里,“——我祝你,身体健康。”




歌曲里的女声软软地唱着,一个个慢慢黯淡。




朱正廷一饮而尽。








3.


蔡徐坤不由分说的提着朱正廷的箱子上了自己的车,朱正廷自知无法抵抗只能乖乖的坐在副驾上划拉着手机。




等到眼前的景象渐渐的开始熟悉,朱正廷才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他反复看了几次自己酒店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口。蔡徐坤就慢慢悠悠的说,“你没地方住吧,去我家吧。”




这句话来的猝不及防,朱正廷反应了一下,赶忙摆手,“不,我有地方——”




“我说你没地方住吧,去我家。”蔡徐坤语气不容拒绝的重复了一遍,朱正廷缩了缩脖子,只好默认。




因为以他对蔡徐坤的了解,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蔡徐坤在生气。




机场的温情重逢是真的,但他还在生气也是真的。




谁叫那个不告而别的人是我呢。


朱正廷撇着嘴有点委屈。




蔡徐坤看起来确实也不好受,正值上班高峰期,城里堵得不行,估计他也是一夜没有睡好,连打了几个哈欠后拉开朱正廷面前的储物箱竟掏出了一包烟。




“你不抽烟的。”朱正廷皱着眉。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想来一根。”蔡徐坤摸着上衣口袋找着打火机。




“你和我在一起心情不好吗?”朱正廷几乎是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感到了后悔,这种怨妇的语气突然让两人本就尴尬的气氛添加了几分暧昧。




蔡徐坤摸火机的动作顿了顿,把香烟从自己嘴上拿了下来,捏在手里,“没有,我不抽了。”




气氛既暧昧又尴尬。




朱正廷不由地侧过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蔡徐坤的手指放在方向盘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朱正廷想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的会面。




“今天晚上你要是有空,我们和黄明昊周锐他们聚一聚。”蔡徐坤说。




朱正廷坐立不安,黄明昊还好,自己知根知底的弟弟,但他还没有做好和蔡徐坤那帮朋友见面的打算。他听着蔡徐坤语气里的坦坦荡荡,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可能没空。”




蔡徐坤也不追问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又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这微笑太让朱正廷熟悉了,大学四年他俩一起作恶时蔡徐坤老是会露出这种笑容,然后他俩一起装傻卖乖求别人原谅。


“行,那下次。”蔡徐坤说,“今晚就我俩单独聚聚。”




朱正廷没由来一阵火,只觉得蔡徐坤从下飞机到住处到晚上吃饭都是在逼自己,说出的话也有了点脾气,“蔡徐坤,你想干吗啊你?你这强买强卖的,我欠你了?”




他嗓音偏软,发起火来也让人有种在娇嗔的错觉。


蔡徐坤不恼,拉过朱正廷的手一轻一重地捏着他的指节,说,“是啊,你欠我的。”




朱正廷想抽出自己的手,可他看见蔡徐坤红红的手心又舍不得下力气,他只能木木地盯着眼前一动不动的车辆,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不要回忆,不要心软。




他做错了一次就欠了蔡徐坤这一次。








三.


那个吵闹的夜晚还是他送蔡徐坤回家的。他是在场为数不多几个清醒人,他半搂半抱着蔡徐坤,和很多以后再也不见的同伴道别。




一个醉鬼趴在他的背上。




这个时候蔡徐坤已经过了嗨劲,搂着朱正廷在他耳边不知道碎碎念着什么,拉都来不开,弄得朱正廷耳廓湿热一片。




朱正廷面红耳赤,仿佛喝醉酒的是自己,只在心里期盼自己早点结束这场酷刑。




他跌跌撞撞地把蔡徐坤摔在床上后,累的也倒在了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他盯着蔡徐坤家里的天花板,听着从客厅钟表传来的哒哒地走针声。深吸一口气起身帮蔡徐坤脱了外套盖了被子,眼神轻飘飘的就往蔡徐坤脸上跑。




蔡徐坤脸红红的,眼角也是红红的,脆弱而又无害的样子。




“你喜欢我吗?”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朱正廷后知后觉发现是自己,他赶紧捂住了嘴,黑夜太容易让秘密倾泻而出,他必须逃离这里。




就在起身仓皇逃离时候,他的衣袖被一只手擦过,黑暗中那双手下意识地就想抓住衬衣下他的手指,但就在手指触碰到手指的一瞬,又猛然放开。


一个溺水的人放开了自己的最后一根浮木。




朱正廷还是敏锐的感觉到另一个人的温热,他缩着手捂着心脏,只觉得手指很疼,像是被灼伤了。心脏也很疼,一下一下,没有节奏的跳动着,现实灼烧后的自我挣扎。




朱正廷回过头看那个人轻颤的睫毛,像是蝴蝶振翅,在月光下影影绰绰。




他醒了,他听见了。


朱正廷反而轻松了起来,他俩之间的秘密已经不复存在,这让他如释重负。




“没什么。”他走了几步,站在房间口回望着在装睡的某人,他的声音平静,即使带着颤栗的尾音,“是我的错,是我不该。”




朱正廷走了出去。








4.


蔡徐坤是在酒吧里和何小姐再次相遇的。


他的前女友披着长发,画着精致的眼妆,坐在高脚凳上晃来晃去。




蔡徐坤从来不是扭捏的人,更何况他们是难能可贵的和平分手,不假思索的上前打了招呼,点了杯酒就坐在她身边。




何小姐也落落大方,两个人在纸醉金迷的酒吧里冷静而克制的寒暄。




蔡徐坤很久没有谈过恋爱了,说起来何小姐觉得自己也是中了头彩,她成了蔡徐坤最后一任女友,听起来蔡徐坤似乎对自己念念不忘。可她心里拎得清楚,蔡徐坤这些年的消瘦和迅速成长是因为什么。




曾经的蔡徐坤是绵里藏着一朵玫瑰花,只要你小心翼翼,接触到的是芳香和柔软,就算被刺中了,都会觉得不过是善意的撒娇。


现在的蔡徐坤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将自己隐匿在柔软的海绵里,可没人再敢靠近。他明晃晃的,闪着寒光。




何小姐想到朋友圈里朱正廷自拍那尖尖的下巴和抹不去的黑眼圈,笑了。


困兽之斗,真可怜。




她想起两年朱正廷站在她的面前,阳光把他的下颌线切割的模糊不堪,他的眼神坚定又带有一丝卑微的说到,“别告诉他,求你。”






可我就是一个小气的女人啊。何小姐晃着腿。




“朱正廷要回来了。”她侧过头对蔡徐坤说。


蔡徐坤的瞳孔猛然放大,捏着玻璃杯的手用力过度而显示出关节的青白。




何小姐调出朱正廷的朋友圈,把手机放在了蔡徐坤的眼前,“你看,他要回来了。”




蔡徐坤很久没有见过朱正廷了,他的头发染成了深棕色,带着眼镜,拿着毕业证书,俗不可耐的冲着镜头微笑。




“……他瘦了。”


他的语气就像在看着什么不属于他的东西,但是若没有这个东西,他也没有其余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何小姐跳下了高脚凳,她侧过身抱了抱蔡徐坤,像是在诀别,她的语气亲昵自然,大声地冲着蔡徐坤喊着,“朱正廷要回来了!”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蔡徐坤觉得自己更喜欢她了。




他道了谢起身走出了酒吧,开始查最近的航班。








四.


朱正廷在拍毕业照的第二天遇见了何小姐。


她站在十字路口,抱着一堆资料,嘴里叼着烟。




“女孩子不要抽烟。”朱正廷站在她身后突然开口到。


何小姐被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资料丢给了朱正廷,“蔡徐坤都没管我呢朱正廷。”




她又自嘲地笑笑,“再说我和他分手好久了。”




朱正廷有点尴尬,不知道接什么,只能顺手接过了资料一言不发的跟在何小姐的后面。




“你要走了是吗?”何小姐突然开口问他。


朱正廷下意识的想否定,就见何小姐狡黠地露出了笑容,“你和我参加了一个交流项目,你被选上了,我知道。”




朱正廷只好点了点头。




何小姐把烟递给他,“抽吗?”




朱正廷摇了摇了头,又想了想,就着她的手低头抽了一口。


这是他第一次抽烟,苦涩烟草味在嘴里弥散,呛得他连连咳嗽,眼角都带着湿润的微光,他莫名有点开心,可能是因为这一次全新的尝试,他俩沉默了一会儿,何小姐一个人抽完了剩下的半支香烟。




“别告诉他,求你。”朱正廷叹了口气,带着一点点乞求。




何小姐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她感到自己的喉咙里有种古怪的感觉,像是有一团泪水在那里发出呼喊。


她点了点头,然后抽出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微信,“我知道你要换掉所有联系方式,但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加我,我就立马告诉蔡徐坤你在哪里。”




“说不定我俩可能组成一个失恋者联盟?”她亲了一口叠好的便签,心情姣好地看着那张纸留下的口红印,然后把它放进了朱正廷的上衣口袋里,甚至还对着他抛了一个媚眼。




朱正廷哑然失笑,点了点头说到,“你值得更好的。”




“你也是。”


何小姐接过自己的资料,用身体推开宿舍的大门,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她走进宿舍楼的那一刻,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出来。






原来任性和被挽留,仅仅是被爱的人才拥有的权利。








而蔡徐坤在朱正廷了无音讯的第三天,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开始只以为是戳破后的尴尬,当他发现朱正廷删除了他所有联系方式后,甚至连黄明昊都把他电话拉黑后才真正的觉得不对劲。




他发现他找不到朱正廷了。




宿舍早就人去楼空,蔡徐坤努力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想了想饶了路就去黄明昊宿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黄明昊比他们小三届,还是个大一的小孩,和朱正廷从小一起长大,朱正廷前脚考进这个学校后脚他也跟着报考了这个大学。




还没走到宿舍就看见黄明昊和范丞丞晃着小手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准备出宿舍,一抬头就看见蔡徐坤一脸来者不善的站在门口,颇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眼神狠狠地盯着黄明昊。




范丞丞下意识的把黄明昊往自己身后一拉,黄明昊示意他放轻松的拍了拍他的手,扬起笑脸就问到,“坤坤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




“黄明昊你不要在这里装傻充愣。”蔡徐坤一脸危险,“朱正廷呢?”




“正廷哥在哪里你一向不是最清楚的吗?”黄明昊不怒,依然笑嘻嘻。




“……黄明昊,我也是你哥,我也是你朋友。”蔡徐坤塌下了肩膀,只觉得自己被抽空了力气。




黄明昊收敛起了笑容,平静的脸色中带有不同往日的一丝愤懑,“蔡徐坤,你很聪明,你比所有人聪明。”


“你是我哥,朱正廷也是我哥,所以轮到你来绝望了。”




蔡徐坤的心仿佛被咔擦剪断了线,从高空直直地下落。




是的,他聪明,他一直都明白。但他装作不明白。


所以他错过了。




他掐着自己手掌心让自己混沌的思维再清醒一点。




整座城市似乎都在雨中嗡嗡作响,映衬着记忆中的琐碎片断,如同一支异诡的片尾曲。




片尾曲。




一个个慢慢黯淡。


不要黯淡。




他低声祈祷着。








5.


朱正廷没想到蔡徐坤没有搬家,他找房子的时候曾经和朱正廷抱怨过这个房子吵闹的邻居,难搞的房东和阴沉沉晒不了太阳的卧室。


蔡徐坤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我怕你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朱正廷一时无言,这几个小时不到,蔡徐坤就是有本事把他弄得心神不定,他没有想到怎么回复,只好有些失神摆弄着手机。




“微信。”蔡徐坤把自己手机举在了朱正廷的面前,“别再来了一次。”


朱正廷心下起了一丝愧疚,默默地拿出手机扫了扫对方的二维码,只听滴滴一声提示音,蔡徐坤忽然长舒了一口气,仿佛一块巨石从他的心底移去。




“还是我的电话号码——”


“18XXXXXXXXX”朱正廷下意识的回答到,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蔡徐坤被这个惊喜打昏了脑袋。


他没有换过电话号码,他面前这个两年前不告而别漂洋过海的男人,把他的电话号码背的滚瓜烂熟,没有一丝犹豫。




蔡徐坤突然想起他曾在深夜里接过的几个没有归属地的号码,他总是刚刚接起来喂了几声就听见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这是朱正廷啊。


他明白了过来。




这是他的朱正廷,在以一种极其卑微而且惊心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思念,自己的脆弱,自己的喜欢,自己的爱意。




朱正廷只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败露的清清楚楚,一时窘迫,他的呼吸声绵延清晰,最后抵挡不住这尴尬的沉默,丢下一句先去洗澡就冲进了浴室。




蔡徐坤捂着脸笑倒在了沙发上。








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的尴尬大概是同床异梦。


他们背对着背都手握着那块小小的电子屏,没有大学时的轻松自在,勉强聊了几句的结局都是不了了之。




如果上帝在这时看到这出戏,他一定会发笑。两个人都心不在焉面红耳赤,而又都把持着自己矜持等待着对方的开口。




“睡了吧。”朱正廷摘下了眼镜,按灭了台灯,打算酝酿着新的睡眠。








好像是过了很久。


“你想我吗?”蔡徐坤的声音很低,轻轻地像是在喃喃自语,“在今天之前,我觉得你不想我。”


“我也觉得我不想你。”他没有等朱正廷的回答,继续说,音调带着委屈,“但我好像错了,我好想你,我只会想你。”




朱正廷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空气中都沾满了潮湿的泪水味道。




你知道鲨鱼吗?就是海底凶猛无比的鲨鱼。其实只有不停地游荡,才能在海中得到些许的空气,维持自己的生存。




他俩都是鲨鱼,只能不停地向前,因为静止就约等于死亡。








“我上一部手机是被偷走的,其实也到了它寿终正寝光荣退休的年纪了,只是被偷走的那一瞬间,我就突然明白,我们的聊天记录我们的照片我们的短信我们的过去,都被偷走了。”


“那可能是我最绝望的时候,挺好笑的,我还想过要不要去找客服把信息全部调出来。”


“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你就离我很远了。”




蔡徐坤的语气黏黏的,像是个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








“我怎么会不想你呢。”朱正廷终于在黑夜里投降了,“我想的全是你。”








热意涌上了蔡徐坤的额头,情感积攒太久终于得以释放,怂恿着他起身向着朱正廷吻去。朱正廷的身子轻轻一震,却没有任何抵抗,甚至有些笨拙的回应了起来。


蔡徐坤放弃了嘴唇,擦过眼角时,触到一片湿热。他顿了顿,又向下啃咬而去。




朱正廷觉得疼,但他不愿意喊停,他需要这种疼。




这竟然不是梦啊。


他侧过头看见月光下两双毛绒绒的拖鞋挨在一起的长长影子。




“我以为没可能的。”他终于肯回抱住蔡徐坤。




月光如雨水般落下,蔡徐坤最后又回到了他的嘴唇,“我爱你。”








纵容着,任性的,随意的,放肆的,轻易的。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放过了自己。








五.


大概是在那个雪天里,四周都是没有颜色的苍白,蔡徐坤迎着风雪像是从素描纸里走出来的人物一般朝着朱正廷走了过来,披着一层浅浅的雪绒。




后来雪化了,阳光走近了他们。


没有黯淡。








End.



评论

热度(3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