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tina

吴亦凡老师永远是我的人生偶像,鞭策我前进!

您的男朋友可能迟到但绝不缺席(坤廷 | 短完)

巴伐利亚日安:

*AU:医生坤x体育生廷


*新年贺文,在新的一年三分钟就想到了题目,求您夸我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你呼吸的次数,而是那些让你心动到无法呼吸的时刻。
——《全民情敌》


 


“南州骨科哪家强?”


“南州第二人民医院在线挂号”


“如何吸引男生的注意?”


“如何吸引男性医生的注意?”


“如何吸引帅哥的注意?”


“蔡徐坤南州”


“蔡徐坤南州医科大学”


“蔡徐坤南州第二人民医院”


“骨科蔡徐坤”


……


这是朱正廷最近九条的搜索记录,生动形象的反映了他一见钟情,爱上了自己的主治医生的心路历程。一周前他偷偷参加隔壁学院的篮球赛,崴伤了左脚腕,比赛当然也是输了。


他不敢和教练老师报告,一直拖到周日集体验收本周学习成果时,老师才终于发现了他的一瘸一拐并不是因为“左脚换的新鞋不太合脚”。


这倒不是因为他换回了旧鞋,而是他在距离终点线不到两米时,成功的把两只脚崴成了对称。


“老师,我右脚的鞋其实也不太——”


看在朱正廷在大一入学半年就连破三项校记录的面子上,教练老师给予了他最后的温柔,只是把一封真情实感的劝导信寄到了他的家里,顺便给他放了月假让他留校休养。


“别再穿新鞋了,孩子。”教练老师灵活的使用了暗喻手法,只给他留下了一个背影。


但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根本掩饰不了这位中年男人理想夭折的痛苦,他培养的好苗子就像他头顶的头发,本就寥寥无几,刚刚还顺着梳子齿掉下了一根。作为那根掉下的头发,朱正廷很想重新回到老师的脑袋顶上,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他不得不考虑去医院的问题。


 


挂号页面上排在第一位的主任医师长得很吓人,凶狠又哀怨的眼睛像业绩不好的保险推销员,而那个好评率最高的副主任医师的面诊时间早早被预约出去,整个时间表一片冷冰冰的灰色。


朱正廷把医师名单从顶部滑到底部,发现他们的每张照片都紧锁眉头,似乎透过屏幕已经看到了患者们那些一言难尽的痛苦。


他翻到了最后,突然眼前一亮。


这位标注着主治医师的小哥一看就烫过头,朱正廷得意洋洋的想。他对此深有研究,而且朱正廷还知道,他不仅烫过头,还染过发,因为他的发梢微微泛棕,其余部分的黑发一看就是最近新长出来的。放大照片观察后,朱正廷还发现他竟然还有耳洞,但已经快长好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凹陷。


他果断选择了这位年轻的非主流骨科大夫,希望顺便交流一下造型经验。


然而人不可貌相,在他走进诊室门的时候,准备脱口而出的那句哥们儿又原封不动的收了回去。


 


“哥——各,各位患者们下午好,下午好。”


一阵可怕的沉默,单人诊室里只坐着微笑着的蔡医生一个人。


“蔡徐——啊不,蔡医生,您好。”


 


让他秒怂的原因是,蔡医生的诊室十分干净,窗户的百叶窗帘一尘不染,桌子上摆着一个老式的保温杯,病历单码成规矩的一摞摆放在桌角,还细心的压了一盒茶叶在上面防止被风刮跑。台式电脑错综复杂的连线被收纳的整整齐齐,上面用一个好看的粉色小猪收线器夹着,整个诊室里也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反而是一种淡淡的熏香气味。完全是在职老干部的画风,与他想象中截然不同。


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个烫头男孩。


 


“躺平,按到哪个地方你有痛感就告诉我。”蔡医生依旧保持着职业的微笑,笑眯眯地看着朱正廷环顾了一周自己的诊室。等他的视线重新回到自己身上时,蔡徐坤微微偏头把自己的刘海轻轻甩到一边,然后从消毒柜里取出了一副绿色的手套。


朱正廷暂时放下自己关于挑染和烫头的好奇心,乖乖的躺在诊室中的床上任这位老干部摆弄自己的命途多舛的脚。检查手套上有细小的颗粒,他的力度也很适中,和桑拿洗浴店的按摩大哥平分秋色,要不是熏香的气味让他有些不适应,朱正廷感觉自己都要睡着了。


“蔡医生——”朱正廷在他按到脚趾时终于忍不住开口,蔡徐坤以为他这里也不舒服,刚要从上衣兜里掏出笔记录,就听到朱正廷小声说,“我刚过完二十一岁生日,是对面那个大学的学生,体育生,今年大四。”


似乎没有遇到过一上来就自报家门的病人,蔡徐坤愣了一下,点点头作为回应,又重新按了几个位置,之后他把手套揉成一团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坐回到电脑旁边,把刚刚记录的东西输了进去,拿着打好的报告单夹在朱正廷刚刚放到桌子上的病历本里。


动作一气呵成,朱正廷那句那蔡医生那你多大了连个说的间隙都没有。


“我刚刚翻了翻,您似乎很逃避来医院这件事。”


蔡徐坤叹了口气,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上的病历本,“您一年前就在左脚同样的位置受过两次伤,两次都是初诊之后没有来复查,我猜您可能也没有去拍片,现在那个位置似乎已经习惯性受损,但具体我不敢肯定。您也说了,您是对面大学的体育生,我不敢拿一位未来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开玩笑,所以,既然您来了我这里,作为我的病人——”


他皱了皱眉,那张一直略带微笑的脸突然严肃起来,“我要对您负责,您今天必须去拍个片子了。”


 


不知道是因为蔡徐坤没有给自己开高价药还是因为恰好坐了他下班的顺风车,总之,一见钟情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朱正廷像查户口一样查了蔡徐坤的所有的资料,但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他是个在校就获得过多次国家奖学金、在骨科的某个看不懂的领域很有建树的年轻医生,而且只比自己大五岁。朱正廷不满足于此,但他试遍了各种排列组合,再也找不到有效的任何消息了。


他把病历本翻出来,仔细翻看上面的字有没有看上去不太对的——他以前看过新闻,有一个姑娘去医院看病正好遇到老同学,老同学用医生的那种乱七八糟的字体在上面给她表白,直到她下次咨询遇到不同的医生时,才知道这件事。


看了三遍之后他放弃了,蔡医生的字很工整,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他连藏头诗都试过了,并没有任何向他表白的意思。他明白,一见钟情本就不容易,两人都一见钟情更是小概率事件。


倒是病历本最后一页的小广告吸引了他,这则广告夹在几个高大上的保健品公司宣传之间,美工做的十分随意,显得有些突兀。


“约会顾问24小时在线,免费分析情感问题,量身定制告白方案,助您找到心中的那个TA,另有挽救婚姻/劝退小三/追求男生/女生/挽救异地恋等服务,有专业资质的心理医生为您解忧,全国浪漫专线——”(注2)


朱正廷突然想尝试一下。我有的是时间,他想,只要我不汇钱,你什么也骗不走我的。于是他输入后面的链接,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在等待队列从21人变成0人之后,终于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杨老师:您好,我是杨老师,请问您出现了什么情感问题?


南州电信网友:我能先问一个问题吗?


杨老师:您请问。


南州电信网友:难道大家的问题平均1分钟就能解决吗?


杨老师:您好,我是杨老师,请问您出现了什么情感问题?


南州电信网友:……


南州电信网友:好吧,我想问您,如果我暗恋了我的主治医生,我该怎么办?


杨老师:告白是从约会开始的,而约会要从创造机会开始。


南州电信网友:道理我懂,可是我确实没有多余的脚可以崴了。


杨老师:……


杨老师:我是说,你可以想想创造机会的别的办法。


南州电信网友:可是对于一个骨科大夫来说,我只能通过自残来创造机会。


杨老师:……您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方便留个微信我们仔细讨论吗?
  


正好一分钟,页面被强制关闭了,朱正廷拿着手机等了一会之后,有一个头像是一颗爱心树的人加了他的微信。他还没来得及自报家门,就看到对方已经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南州电信网友您好,我认为,既然他是医生,那就最需要别人信任他,您可以从遵医嘱开始。”


 


朱正廷第一次如此期盼着复查的日子。


他把蔡医生那张处方单贴在了自己的墙头,每天按照上面的指示吃药,还去找体育康复专业的同学帮自己做恢复性训练,好在他被逼着拍的那张片子上显示,他的骨头并没有受到损伤,脚腕只是单纯的软组织挫伤,只是因为多次受伤同一部位,导致看上去比较严重。他恢复的很快,几天过去就能自己拄着拐去学校门口的路边摊吃麻辣烫了。


摊主喜出望外,直夸他连瘸了都不忘了自家的麻辣烫,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为何偏要在大冬天迎着冷风吃垃圾食品。虽然朱正廷只坐了一回蔡徐坤的顺风车,但他已经记住了蔡徐坤车的样式,连续蹲守一周后,终于摸清了这位年轻骨科大夫的上班安排:一三五上午,二四六下午,周日休息。


有几次赶上下课高峰期,他的SUV被堵在本来就不够宽的马路上,朱正廷发现之后就特意一瘸一拐的从他的挡风玻璃前走过,希望至少能混个脸熟。


 


复查那天他拿着新拍的片子,像拿着第一名成绩单而渴望得到家长表扬的小学生一样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把保温杯的盖子缓缓拧紧,叹了一口气,“恢复情况很好——”


朱正廷那股兴奋劲还没来得及感受完全,就被一盆凉水浇到了头上。


“——把上次开的药吃完,您就不用再来了。”


 


朱正廷垂头丧气的从诊室出来,一屁股坐在外面的等候椅上,打开了杨老师的微信对话框。


谢谢您啊,我遵医嘱了,好的特别快。我现在最后一次坐在他的诊室外,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发完消息之后,杨老师出乎意料的没有秒回,朱正廷摇摇头,准备最后再看一眼蔡徐坤挂在门上的名牌就走,却没料到门从里面突然打开,正主手捧着保温杯似乎准备去接水。


两人都有些意外,蔡徐坤清了清嗓子,首先打破了沉默。


“对了,朱同学,我忘了提醒您,您不要总是在学校门口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他自暴自弃的买走了麻辣烫摊位所有的鱼丸,在宿舍以风卷残云之势吃完,但这却不能缓解任何他心里的难过,他重新打开微信打算拉黑那位杨老师,却看到杨老师刚刚给他发了十多条微信。


 


杨老师:医生又不是总是出现在医院里。


杨老师:南州电信网友,如果就这么放弃,你连我都对不起。


杨老师:医生也会吃饭逛街啊,想偶遇去哪里不行?


杨老师:你自己的病好了难道你还不开心吗?


杨老师:你怎么了?


杨老师:你不会寻短见了吧?


杨老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杨老师:想想你那位被你称作骨科小哥对你的好,想想他对你和对别的病人不一样的地方。


杨老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杨老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朱正廷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


刚刚蔡徐坤在诊室门口对他说的那句话——说明他至少从麻辣烫摊位的那一堆人里注意到了自己啊。


 


我:他和我说不让我在学校门口吃垃圾食品,是不是说明他注意到了我?


杨老师:小伙子,你终于回我了。


杨老师:不一定,也许是你的镀金拐太吸引人了。


我: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拐是镀金的?


杨老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杨老师:从和你的交流中,我觉得你可能是这种style


我:好吧,怪不得是约会顾问,心理医生果然专业,我刚开始以为你是骗子


杨老师:……


杨老师:有这么有耐心的骗子吗?两周骗一个人,值当吗?


我:我还想起来,我第一次和他见面他就顺路送我回宿舍,这算什么?


杨老师:你都说了顺路了……


我:……


我:那你说我接下来怎么办?


杨老师:创造机会只是铺垫,你需要迈开第一步。


 


于是在周一上午的挂号患者名单里,蔡徐坤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朱同学,你又——”


“我很健康,真的,”朱正廷说,“我挂这个号,是为了告诉你,我想请你吃个饭,感谢蔡医生对我的照顾。”


意料之中,蔡徐坤没有同意,于是朱正廷利用自己曾经盯梢得出的经验,准确的在中午十二点二十的医院停车场门口截住了他的车,非常自觉的拉门上车一气呵成。


“现在已经出了医院门了,我不是你的患者了,你这不属于收患者红包,放心。”


朱正廷说到做到,请蔡徐坤吃了校门口的麻辣烫,吃完面前的一碗后,眼睛又射向了对面碗里清汤中飘着的几根油麦菜。


“吃吧。”蔡徐坤全程没有碰那张油腻的桌子,浑身上下似乎都写着嫌弃。


“其实我也不是为了来感谢你的。”朱正廷把油麦菜夹过来,放到自己的辣椒汤里涮了涮。


蔡徐坤突然变得严肃,似乎防备着他有没有从哪里掏出一个锤子。


“不不不,我更不是搞医闹的,蔡医生,虽然我有点冒昧,但我想问问您,您看出来我喜欢您了吗?”


“没有。”


“那我告诉您,我喜欢您,特别喜欢。”


 


“朱同学,我觉得——”


“我知道你的患者很多,暗恋你的一定不少——”


朱正廷忘记后面一句是什么了。


他迫不得已,借着从兜里拿餐巾纸的工夫看了一眼手机上杨老师给自己的模板。


 “——暗恋你的一定不少,但是我会努力让我喜欢你的,啊不是——我会努力让你喜欢我的!”


不出意料,蔡医生果然在一天中第二次拒绝了他,而且没有给他微信,也没有给他手机号,甚至还让他好好学习。


最后他拿着蔡医生写在麻辣烫老板记菜名的纸上的、关于运动员如何受伤后恢复的书目名单回到了宿舍,感觉心灰意泠。


  
我:杨老师,人家不仅拒绝我,还没有给我任何联系方式,我怎么努力,我快要放弃了


杨老师:那我就当我这一个月都教了狗


我:我给您打点咨询费?


杨老师:……我们是无偿咨询,你打点咨询费我不就是骗子了


杨老师:这样吧,没有帮你实现我很遗憾,你有没有别的要求,比如帮你订个外卖啊,帮你介绍个新的啊,只要不太过分都行,你给我打个好评?


我:[图片]


杨老师:摘星星这种事我做不来,你打差评吧


我:我是说,你看今天的天空,似乎都比昨天暗了


杨老师:[图片]


我:你怎么——等等,杨老师?


  
朱正廷发现,杨老师发过来的那张照片和自己拍摄的角度几乎一模一样。


他想到什么一样跑到宿舍楼下,看到的却是提着一兜子蔬菜水果的蔡徐坤。


“你——”


“是他,”蔡徐坤点点头,“——我的意思是,我是。”


 
蔡医生举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出入证,上面赫然写着:


 


蔡徐坤


骨科主治医师


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注1:来自2005年美国电影《全民情敌》


注2:来自百度词条下某恋爱咨询网站宣传语。




  
  
    
  
  
——END

评论

热度(1616)